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排行榜分類閱讀雜誌音碟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19年08月出版新書

2019年07月出版新書

2019年06月出版新書

2019年05月出版新書

2019年04月出版新書

2019年03月出版新書

2019年02月出版新書

2019年01月出版新書

2018年12月出版新書

2018年11月出版新書

2018年10月出版新書

2018年09月出版新書

2018年08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红色地址簿

書城自編碼: 3331738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小說侦探/悬疑/推理
作者: 伦德伯格
國際書號(ISBN): 9787541151491
出版社: 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9-03-1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212

我要買

share:

驚喜:單張訂單滿NT$1000全台灣免運費!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掃QRCode手機瀏覽
或傳送本網頁:




新書推薦:
零压人生:瞬间化解焦虑、烦躁的高效压力管理术!
《 零压人生:瞬间化解焦虑、烦躁的高效压力管理术! 》

售價:NT$ 248
依旧西窗月——肖像背后的帝王志
《 依旧西窗月——肖像背后的帝王志 》

售價:NT$ 201
毛姆写作回忆录
《 毛姆写作回忆录 》

售價:NT$ 260
“一带一路”与国际反恐:以国际法为视角
《 “一带一路”与国际反恐:以国际法为视角 》

售價:NT$ 239
九色鹿·丝绸之路上的西州回鹘王朝
《 九色鹿·丝绸之路上的西州回鹘王朝 》

售價:NT$ 365
门口的野蛮人IV:华尔街群狼之战
《 门口的野蛮人IV:华尔街群狼之战 》

售價:NT$ 371
自我的超越性(汉译名著本11)
《 自我的超越性(汉译名著本11) 》

售價:NT$ 85
死刑
《 死刑 》

售價:NT$ 398

建議一齊購買:

+

NT$ 202
《 不存在的情人 》
+

NT$ 226
《 灯塔守望者的女儿 》
+

NT$ 203
《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
+

NT$ 205
《 悲伤逆流成河(2018影视版) 》
+

NT$ 234
《 流沙刑 》
+

NT$ 202
《 做人不要太过分 》
編輯推薦:
祝愿你有足够的快乐,强健你的灵魂;足够的痛苦,让你更加珍惜生活中的幸福瞬间。
自费出版半年内凭借超强口碑卖出32国版权,被650万欧洲读者推荐为“一生之书”的惊艳处女作。
◆英国《卫报》五星推荐、 德国《汉堡晨报》年度图书 、瑞典《书单》年度推选、 丹麦《费米娜周刊》魅力之选、 芬兰《当代女性》年度明星小说。 650万欧洲读者的一生之书。
◆用爱书写,充满悲喜,一本及其容易被所有人喜欢的书。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作者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在我们的一生中,总会有少数几本书可以成为我们永远的伙伴。对我来说,《红色地址簿》就是这样极少数了不起的一生之书。《小小巴黎书店》作者妮娜乔治
內容簡介:
多丽丝96岁了,她独居在斯德哥尔摩的公寓里,生活中除了旁观每周轮换来照顾她的护理人员外,就只剩下和远在旧金山的侄孙女珍妮视频。一次意外事故后,多丽丝住进了加护病房,珍妮赶来照顾她,在整理公寓的过程中发现了一本尘封许久的红色皮革记事本。
本子里满是被划掉的人名和从不曾听多丽丝提前过的惊人往事,继续翻阅,珍妮更是意外揭开了自己的身世之谜,并发现了多丽丝隐藏了一生的秘密和遗憾。
關於作者:
苏菲亚伦德伯格
索菲亚伦德伯格是欧洲文学界一颗闪亮的新星,她自费出版的处女作《红色地址簿》一经出版即惊艳了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卖出32国版权后,《红色地址簿》更是成为了整个欧洲都在谈论的轰动之作。回忆,爱情和友谊都被融于这本了不起的新人小说中,暖心又温柔,精巧而幽默。
內容試閱
盐瓶。药盒。装润喉糖的碗。椭圆形塑料盒里的血压计。系着红色蕾丝带的放大镜,带子上打了三个大大的结,是从圣诞节的窗帘上摘下来的。号码键放大的电话机。已经旧了的红色皮面地址簿,封皮的角已经卷曲,露出里面泛黄的页面。她把所有这些东西都小心地整理好,放在厨房桌子中央。一定要干净整洁。熨过的淡蓝色亚麻桌布上没有一丝褶皱。
然后,她平静地看着窗外的街道和阴沉的天气。打伞的人,没打伞的人,都步履匆匆。树上光秃秃的。雨水和着泥,从沥青路上的碎石缝里流过。
一只松鼠沿着树枝冲过来,让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喜色。她往前探了探身子,仔细地看着这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它的身子在树枝间轻盈地跳来跳去,浓密的尾巴摆来摆去。接着,它跳到地上,消失在马路上,去探索新的旅程了。该吃饭了吧,她心里想,摸了摸肚子。她颤巍巍地拿起放大镜,想看看金表上是几点。可数字还是太小了,根本看不清,她只好放弃。她双手平静地拍着膝盖,闭上眼睛,等待大门响起熟悉的声音。

“你睡着了吗,桃丽丝?”
一个很大的声音将她惊醒。她感到一只手放在了自己肩上,年轻的看护人弯下腰来看她,她忍住困意,挤出一丝微笑,点点头。
“我一定是睡着了。”她清了清喉咙。
“来,喝点水。”看护人迅速端出一杯水,桃丽丝喝了几口。
“谢谢……不好意思,我记不起你的名字了。”又是一个新人。之前的那位走了,回去上学了。

“桃丽丝,是我,乌尔莉卡。你今天怎么样?”她问道,但是并没有停下来听桃丽丝的回答。
桃丽丝也没有回答。
她静静地看着乌尔莉卡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地把胡椒瓶拿出来,把盐瓶放进食品柜。 桌布也被她弄得皱巴巴的。
“我跟你说过,不能再多吃盐了。”乌尔莉卡手里拿着速食桶,严厉地看了她一眼。桃丽丝点点头。乌尔莉卡把塑料薄膜撕开,桃丽丝叹了口气。酱、土豆、鱼和豌豆,都混在一起,一股脑地倒在一个棕色的陶瓷餐盘上。乌尔莉卡把盘子放进微波炉,转到两分钟的地方。微波炉嗡嗡地响起来,鱼的味道慢慢飘满了整个公寓。此刻,乌尔莉卡开始整理桃丽丝的东西:她把报纸和信件胡乱地堆在一起,把洗碗机里的碗拿出来。
“外面冷吗?”桃丽丝又看着窗外的大雨。她已经记不清上次出门是什么时候了。是夏天吧。也可能是春天。
“冷。呃,冬天要来了。今天的雨点简直就像小冰雹一样。我真庆幸我有车,不用走路。我在你这条街上找到一个停车位,就在门外。这里停车比我在郊区住的地方难多了。城里真是没救了,但有时候运气好。”乌尔莉卡说了一堆,然后轻轻哼起了歌。桃丽丝听出那是广播里放过的一首流行歌。乌尔莉卡转身去打扫卧室。桃丽丝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默默祈祷自己钟爱的那个手绘花瓶不要被碰倒。
乌尔莉卡回来了,手里托着一条裙子。是酒红色的泡泡袖羊毛连衣裙,锁边处还垂着一根线。桃丽丝上次穿这条裙子时,想把它扯松一些,但由于背部的疼痛,她够不到膝盖以下的地方。她伸出手来想接过裙子,但乌尔莉卡突然转身把裙子扔在了椅子上,接着又回来帮桃丽丝脱睡袍。她把桃丽丝的胳膊轻轻抬起,后背的疼痛立刻传到了肩膀,桃丽丝轻轻哼了一声。不论白天黑夜,疼痛一直都在,时刻提醒着她自己的身体正在老去。
“你得站起来。我数一二三,就扶你起来,好吗?”乌尔莉卡一只胳膊搂着她,帮她站起身,脱下睡袍。于是她就那么站在厨房里,在阴冷的阳光下,身上只穿着内衣。内衣也得换掉。乌尔莉卡解开她的胸衣,桃丽丝用一只胳膊遮住自己。她的乳房松松垮垮地垂向腹部。
“哦,可怜的人儿,你在发抖!来吧,咱们去浴室。”
乌尔莉卡搀着她的手,桃丽丝小心迟疑地迈着步子。她感到自己的乳房晃来晃去,便用一只胳膊紧紧摁住它们。浴室里暖和多了,因为瓷砖下面有地暖。她把拖鞋踢掉,享受脚下的温度。
“好,咱们穿这条裙子。抬起胳膊。”
桃丽丝照做了,但胳膊只能抬到胸口的位置。乌尔莉卡把衣服扯来扯去,终于帮她穿上了。她抬起头,乌尔莉卡笑了。
“嘿!这颜色真漂亮,很适合你。你想涂点口红吗?要不要再来点腮红?”
化妆品就在洗手池旁边的小桌子上。乌尔莉卡拿起口红,但桃丽丝摇摇头,把头扭向一边。
“饭好了吗?”回厨房的路上,她问。
“啊!饭!我真是个傻瓜,居然忘得一干二净。我得把饭重新热一下。”
乌尔莉卡匆忙走向微波炉,把门打开,又啪地关上,转到一分钟,摁下启动键。她又倒了一杯越橘汁,和餐盘一起放在餐桌上。桃丽丝看到那一堆乱七八糟像浆糊一样的食物,皱了皱鼻子,但饥饿让她还是拿起了叉子。
乌尔莉卡在她对面坐下,手里端着一个杯子。是上面有手绘玫瑰的那个杯子。桃丽丝一直没舍得用,怕不小心打碎了。
“这个咖啡是比利时金牌吧?”乌尔莉卡笑着说,“是吧?”
桃丽丝点点头,眼睛盯着那个杯子。
可别摔了它。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乌尔莉卡问:“你吃饱了吗?”桃丽丝点点头,她便起身把餐盘收走。她回来时又端了一杯咖啡,用的是赫格纳斯的深蓝色杯子。
“给你。这下我们可以歇会儿了哈。”
乌尔莉卡笑着,又坐下来。
“这天气,一直下雨,下雨,下雨。好像不打算停了。”
桃丽丝刚想回答,乌尔莉卡又接着说:
“我不记得幼儿园里有没有多余的内衣裤了。小家伙们今天可能会淋湿。算了,他们应该应该可以借备用衣物。不然我今天就会接到一个光着脚发脾气的小孩。我总是担心孩子们。但我想你应该知道有孩子的感觉吧。你有几个孩子?”
桃丽丝摇摇头。
“一个都没有吗?可怜的人儿,所以从来没人来看你吗?你从来没结过婚吗?”
看护人的追问很让她惊讶。人们一般不问这些问题,至少不会这么直接地问。
“但你肯定有朋友吧?他们会不时地过来?不管怎么说,那个看上去可够厚的。”她指指桌上的地址簿。
桃丽丝没有回答。
“好了,听着,”乌尔莉卡接着说,“我得赶紧走了。我们下次再聊。”
乌尔莉卡把杯子都放进洗碗机,包括手绘的那只。然后她用洗碗布擦了一下台面,便启动了机器。桃丽丝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出了门。桃丽丝透过窗户,看着乌尔莉卡边走边穿上大衣,然后钻进一辆门上贴着当地政府标志的红色小车。桃丽丝迈着小心的步子走到洗碗机前。她把手绘的杯子拿出来,认真地洗干净,然后放进柜子最里面,藏在高高的甜点碗后面。她从各个角度检查了一遍,确保看不见了,才满意地重新坐在餐桌旁,轻轻抚平桌布上的褶皱。她把药瓶、润喉糖、血压计、放大镜还有电话又重新整理好,放回原位。当她伸手去拿地址簿时,她迟疑了一下,没再动它。她已经很久没有打开地址簿了。她翻开封面,第一页上有一串姓名。每一个都被叉掉了。空白的地方被她写了几处,都只有两个字:已逝。


A. 埃里克·阿尔姆

有很多名字,从我们的人生中经过。你想过吗,詹妮?这些名字走来,又离开。让我们心碎,又让我们流泪。有些成了爱人,有些成了敌人。有时我会翻翻我的地址簿。它就像是我人生的一张地图。我想跟你讲讲它的故事,这样,将来你作为唯一一位还记得我的人,也会记得我的人生。它就像是对我人生的一种证明。我把我的记忆给你,记忆是我拥有的最美好的东西了。

1928年。我10岁生日那一天。当我看到包裹的那一刻,我就知道里面一定藏着什么特别的东西。我能从父亲眼中闪着的光里看出来。他那深色的眼睛,平时总是沉心于其他事,此刻却期盼地等着我的反应。礼物用薄薄的漂亮的棉纸包着,我用指尖轻轻摩挲着。棉纸的表面很精致,有各种各样的花纹。上面还系着丝带:一条厚实的红色丝带。那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包裹了。
“打开,打开!”艾格尼丝,我两岁大的妹妹,正兴奋地趴在餐桌上,两只胳膊都撑在桌布上。母亲轻声嗔了她。
“快打开吧!”父亲也有点坐不住了。
我用拇指摸了摸丝带,才将两端轻轻一拉,打开了。里面是一本地址簿,亮闪闪的红色封皮还散发出染料的刺鼻气味。
“你可以把所有的朋友都记在里面,”父亲笑着说,“记下你以后在去过的所有令人激动的地方遇到的所有人。这样你就不会忘记。”
他把地址簿从我手中拿过来,打开。在字母A下面,他已经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埃里克·阿尔姆,还有他作坊的地址和电话号码。那部电话是最近刚刚装上的,让他颇为自豪。我们家里还没有电话呢。

父亲很高大。我不是指身体上的高大。他的个子一点都不高。而是,家里好像永远装不下他的各种想法,他好像总是漫游在更宽广的世界里,去那些未知的地方。我常常感觉他并不想和我们一起呆在家里。他不喜欢那些琐事,不喜欢日常生活。他渴望知识,他把家里装满了书。我记得他的话不多,连跟母亲都没什么话。他就坐在那里,与他的书为伴。有时,我会爬上他的膝盖,跟他一起坐在扶手椅里。他从不反抗,只是把我往边上推一推,不会挡住他看书里的文字和图案。他的身上有种甜甜的像是木头的味道,头发里也总是有锯末。他的手很粗糙,还有裂口。每天晚上,他都会抹上凡士林,然后戴上薄薄的棉手套睡觉。
我用手轻轻抱住他的脖子。我们就那样坐着,在我们自己的小世界里。我跟他一起,踏上思想的旅程。他在墙上钉了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图,当他读到关于不同国家和文化的书,就用别针在地图上做标记,就像自己已经去过一样。有一天,他说,有朝一日他会去看看世界。然后在别针上标上数字,1,2,3,按照他所设定的顺序给那些地方编上号。或许他更适合当个探险家?
可是,他继承了爷爷的作坊,一个必须完成的使命。他每天早上都去作坊里跟他的学徒一起工作,即便在爷爷去世之后,他仍然守着那个毫无生气的地方,四周的墙边堆满了木板,空气里充斥着松节油和白酒的刺鼻气味。我们这些孩子通常只被允许在门口远远地看着。外面,白色的玫瑰花爬上了深褐色的木头墙。花谢时,我们就把掉在地上的花瓣捡起来,泡在盛着水的碗里;这就是我们自制的香水,我们把它洒在脖子上。
我记得到处都是一堆堆还没完工的桌子椅子,锯末,还有碎木块。墙上挂着各种工具:凿子、锯子、木工刀、锤子。所有东西都有自己的位置。父亲从他的木工凳后面可以看到每一个角落。他耳后夹着一支铅笔,穿着一件厚厚的已经有裂纹的棕色皮围裙。不论春夏秋冬,他总是工作到天黑才回家,回到他的扶手椅里。
父亲,他的灵魂仍然在这儿,在我心里。他自己做的椅子上铺着母亲织的坐垫,上面放着一堆报纸。他一心想去出去闯荡闯荡。而他最终只在家里的四面墙中间留下了一点印记:手工小雕像;为母亲做的摇椅,上面有他亲手雕刻的精美花纹;还有书架,里面还放着他的一些书。这就是我父亲。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19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