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英文書月讀會員書架精選排行榜分類閱讀雜誌音碟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18年10月出版新書

2018年09月出版新書

2018年08月出版新書

2018年07月出版新書

2018年06月出版新書

2018年05月出版新書

2018年04月出版新書

2018年03月出版新書

2018年02月出版新書

2018年01月出版新書

2017年12月出版新書

2017年11月出版新書

本頁面簡體字版,由Google翻譯

本頁面繁体字版,由Google翻譯

『簡體書』品味四讲:蒋勋荣获金钟奖经典之作

書城自編碼: 3025895
分類: 圖書→大陸圖書→文化→文化研究
作者: 蒋勋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35492845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08-1
版次: 1 印次: 1
頁數/字數: 240/200000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精装

售價:NT$ 254

我要買

share:

驚喜:單張訂單滿NT$1000全台灣免運費!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掃QRCode手機瀏覽
或傳送本網頁:




新書推薦:
多层次遥感农田信息获取技术体系
《 多层次遥感农田信息获取技术体系 》

售價:NT$ 1342
平台:静物
《 平台:静物 》

售價:NT$ 1030
葛雷欧花艺设计手绘图本
《 葛雷欧花艺设计手绘图本 》

售價:NT$ 1706
零基础学电脑从入门到精通(视频自学版)
《 零基础学电脑从入门到精通(视频自学版) 》

售價:NT$ 286
实践现象学:现象学研究与写作中意义给予的方法
《 实践现象学:现象学研究与写作中意义给予的方法 》

售價:NT$ 411
深度思维:透过复杂直抵本质的跨越式成长方法论(那些高手从未告诉你的顶级思维!成甲、卫蓝、黄有璨敲黑板推荐!)
《 深度思维:透过复杂直抵本质的跨越式成长方法论(那些高手从未告诉你的顶级思维!成甲、卫蓝、黄有璨敲黑板推荐!) 》

售價:NT$ 234
列宁政治遗产十论
《 列宁政治遗产十论 》

售價:NT$ 270
儿童牙科诊疗行为管理
《 儿童牙科诊疗行为管理 》

售價:NT$ 874

建議一齊購買:

+

NT$ 360
《 优雅10:昆曲的声与色 》
+

NT$ 360
《 优雅06:中国花艺 》
+

NT$ 254
《 生活十讲:蒋勋荣获金钟奖经典之作 》
+

NT$ 413
《 在故宫寻找苏东坡 》
+

NT$ 223
《 神性的温柔:泰戈尔探讨人、灵性与生命 》
+

NT$ 239
《 一升露水一升花(朱光潜美学散文精选集,厚积落叶听雨声美学延续) 》
編輯推薦:
所有生活的美学旨在抵抗一个字忙。
忙是心灵的死亡。
蒋勋
★蒋勋生活美学的经典代表作,畅销十余年。
★精装典藏版,全新升级,由作者亲作全书修订。
★金钟奖获奖作品,美的沉思精华版。
★《孤独六讲》后,蒋勋以质感的文字,重拾对美与生命的感动。
★放慢一顿饭的时间,从衣食住行开始,为平凡的日子增加一点温度。生活有时候沉重心酸,也许慢一点,就可以让生命飞翔起来。
★清雅装帧,精美插图。书中照片为蒋勋住所实地拍摄,与读者共享他的生活美学。虽然是平常生活器物,却极具质感和温度。
內容簡介:
这是一本讲述品味的书

蒋勋鼓励大众从生活细微面出发,将美拉近到食、衣、住、行的层次,从而能过一个有质感、有品味的生活。在小吃里发现信仰;感受服装的体温;如何营造一个家;怎样将急躁、焦虑的心情转化成缓慢的生活节奏;如何从生活细节中找到快乐,享受悠闲的文化

蒋勋希望忙乱步调下的现代人,可以放缓生活步调、舒缓生活压力,从*平易的生活面来伸展感知的触角,从美中获得心灵释放和宁静。
關於作者:
蒋勋,福建长乐人。1947年生于古都西安,成长于宝岛台湾。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1972年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1976年返台后,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并先后执教于文化、辅仁大学及东海大学美术系系主任。
蒋勋先生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有小说、散文、艺术史、美学论述作品数十种,并多次举办画展,深获各界好评。近年专注两岸美学教育推广,他认为:美之于自己,就像是一种信仰一样,而我用布道的心情传播对美的感动。
目錄
序言
生活美学的起点

食之美
认识美的重要开始:吃
口中的滋味,美好的记忆
酸甜苦辣的丰美人生
料理一道生命的菜肴

衣之美
身体与服装
创出独特的服装美学
珍惜美好物质

住之美
把房子变成家
居住美学与人文品位
保存小镇文化

行之美
合乎美学规则的移动
快感美感
快与慢平衡的生命
內容試閱
序言

近几年在IC之音主持了一个叫做美的沉思的节目,其中谈生活美学的部分,由远流出版公司杨豫馨整理,编辑成这一册《天地有大美》(简体版再版时更名为《品味四讲》)。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是庄子的句子,我很喜欢,常常引用,就移来做了书名。

庄子谈美,很少以艺术举例,反而是从大自然、从一般生活中去发现美。

庄子讲美学,最动人的一段是庖丁解牛。庖丁是肢解牛的屠夫,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屠宰的工作,杀猪解牛,血淋淋的,似乎一无美感可言。

可是庖丁认真专注,在肢解牛的动作中,使当时上层阶级的文惠君震动了。文惠君如果活在今天,大概是常常跑国家剧院、国家音乐厅的艺术爱好者吧!某一天,他或许正看完了《歌剧魅影》,或听完了柏林爱乐的演奏,走回家去,刚好经过庖丁正在解牛的作坊,他没有匆匆走过,他停了一下,仔细观察庖丁的动作。他讶异极了!他发现庖丁在肢解牛时,干净利落,有极美好的动作,可以媲美桑林之舞;肢解牛时,也有极美的声音,可以媲美咸池之乐。用今天的话来说,文惠君竟然在屠宰场感觉到了比在剧院或音乐厅里更美,也更动人心魂的舞蹈与音乐。

因此,每次读完庖丁解牛,我都会问自己,我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多钱到剧院或音乐厅?

如果我们不懂得在生活中感觉无所不在的美,三天两头跑剧院、音乐厅、画廊,也只是鄙俗的附庸风雅吧!

庖丁解牛惊醒了文惠君艺术的假象,返回到生活现实,寻找真正的美。

庖丁其实是真正的艺术家,他告诉文惠君:刚开始到屠宰场,负责肢解牛的身体,他是用砍的、割的,弄得一手血淋淋,的确不美。

日复一日,经由一种专注,在工作中可以历练出一种美。他告诉我们:牛的关节,看起来盘根错节,其实可以理出头绪。因为专注,他逐渐看不见整只牛,他只专心在局部的骨节。

他说:骨节与骨节之间,有空隙,手中的刀刃,薄到没有厚度,因此以无厚入有间,游刃有余。

游刃有余,我们今天还在用的成语,正是来自庄子的这段故事。

游刃有余是生命有了挥洒的自由,游刃有余是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了空间的自由。

游刃有余是使自己从许多牵绊与束缚中解放出来,还原到纯粹的自我。

游刃有余正是美的最纯粹经验。我们感觉不到美,做事就绑手绑脚。我们一旦感觉到美,做任何事,都可以游刃有余。

IC之音是为新竹科技人设立的电台,也借着美的沉思这个节目,有机会可以和科学园区职场中的朋友认识。

我去过几家知名的企业,了解了科技人职场生活的辛苦。

他们可不可能也是一种现代的庖丁,在科技职场血淋淋的工作中厮杀竞争?

我如果要和这些朋友谈美,会不会太奢侈?

每星期一次,我怀着修行坐禅的心情,在电台的播音室讲美的沉思,我希望自己的语言,可以如同在屠宰场工作十九年后的庖丁的声音一样,可以做到游刃有余。

我们必定是自己先有了心灵的空间,才能有容纳他人的空间;我们必定是自己先感受到了美,才能把美与众人分享。

这一集的《天地有大美》便是多次广播的文字记录,里面谈到看来微不足道的食、衣、住、行,谈到再平凡不过的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但是,离开食、衣、住、行这些平凡又琐碎的细节,生活也就失去了最重要的重心与中心。

美,或许不在剧院,不在音乐厅,不在画廊;美,就在我们生活中。

中国自古说品味,西方也有Taste一词,都说明美还是要回到怎么吃怎么穿怎么住怎么行的基本问题。

谢谢豫馨费心整理,也谢谢雅棠来我家配了许多生活中的图。我居所中随意放置的小物件,经他慧眼,仿佛也都有了各自存在的意义。

蒋勋
2005年11月10日
美的沉思获金钟奖次日


生活美学的起点
什么是美?
美的定义是什么?美的范围是什么?
我们可以从哲学的角度去谈论美的定义,也可以从艺术史切入来介绍古代埃及产生了哪些优美的艺术品,或者古代印度、中国有多美好的雕像或书法作品。如果现在不是从哲学切入,也不从艺术史切入,我想可以从一个非常好的角度,就是从生活切入。我特别将生活两个字放在美学前面,是希望美学不要太理论,不只是在大学里的一堂课,不只是一些学者、专家拿来做研究的题目,而希望美学,最后能真实体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
我常常有这样的感觉:现在社会已经相当富有了,各式各样的艺术活动非常频繁。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后可以在台湾看到很多表演活动,甚至包括了世界最顶尖的团体。
巴黎、纽约或东京可以看到一些最有名的音乐家如傅尼叶(Pierre Founier)的大提琴演奏,而台湾也办过多次装置展览(Installation),所以在艺术上我们好像也不见得逊色;最好的舞蹈团体像德国的皮娜鲍什(Pina Bausch),或者美国重量级的康宁汉(Merce Cunningham)都曾经来过台湾。可是我所怀疑的是,如果从生活美学的角度来谈,我们会觉得台湾现在有这么丰富的画展、音乐会、表演等艺术活动,许多大学设有舞蹈系、音乐系、美术系、戏剧系,都是跟艺术相关的科系,但为什么常有朋友忽然就会提出一个疑问:我们的生活品质为什么没有相对地提高?
我想我们讲这句话其实心里蛮沉重的,我们不希望它是一种批判,因为到世界各地旅行时,我只要离开台湾大概两三个礼拜,就会开始想念台湾了。其实我们对这个地方有很深的情感,所以不至于会用比较恶意或不负责任的批判来看待这个地方,可是的确会很有感触。这个感触是说,一方面想念台湾,一方面每次从一些重要的都市回到台湾的时候,飞机低飞到一个程度,你看到了底下的街道,看到了底下的建筑,你会开始觉得:这就是我要回到的地方吗?
特别是建筑。
台湾大学里有不少建筑系所,现在一些重要的大学也设立了一些建筑设计相关的科系。可是走到街道上抬头看看建筑物,我们自己居住的建筑究竟是什么样子?相信当我们很诚实地去面对这件事时,其实是蛮感伤的,我想这个感伤是源于听到来台湾旅行的朋友有时候会说:你们的城市真丑。
你心里面会有点生气,因为觉得这句话从一个游客的口中讲出来,有点歧视或污辱的感觉。可是,我相信很多朋友私底下聚在一起时,也会说到这句话。
我想大家可以一起来建立一个梦想:我们是不是能够把美放到现实生活当中来?举个例子,如果你现在从窗口看出去,会看到什么样的景象?是不是很多被称为贩厝的四楼到五楼公寓建筑,底下是骑楼,有一些商店,很多的招牌,那招牌大大小小,晚上常常会亮起各式各样的霓虹灯。
我们还有一个最奇特的景观,就是铁窗。如果你不曾到世界各地去,大概无法了解台湾的铁窗有多特别。我们看到大家刚搬进新公寓,就习惯性找人来装铁窗。铁窗的材质其实非常粗糙,大概不到一两年油漆就已经斑驳了,然后开始生锈,非常难看。钉入的方式,就是把整个房子像监牢一样地笼罩起来,我想不管从外面来看,或者坐在房间里面往外眺望,都没有景观可言了。我要强调的是,铁窗当然反映出一定的心理因素,就是防盗吧。
简单来讲就是没有安全感,我们觉得随时都会有小偷闯进来,所以加上铁窗、铁门、两三道的防盗锁,甚至再加上警铃。可是很多朋友也说,其实好像也没有什么防范的作用。也许现在窃盗的科技比我们住家的科技要好太多太多了,他要打开这个锁、剪断那扇铁窗,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铁窗已经变成某一种习惯,大家一住进去就开始装铁窗,没有经过反省,也没有经过思考。记得自己住进一间靠近河边简单的装修公寓时,我没有装铁窗,所有的邻居都来讶异地问:你怎么没有装铁窗?好像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变成我也坐下来问我自己:为什么我没有装铁窗?
我想这是一个好问题,也许是生活美学里开始质问自己的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装铁窗?有什么帮助吗?如果不装铁窗,我会不会有一些更好的心灵视野?

给自己一个窗口
我们希望在生活美学里,美不再虚无缥缈,不再只是学者专家口中的一些理论,我们希望美能够踏踏实实在我们的生活里体现出来。
西方人常常讲景观,就是说你的住家有没有View。当坐在窗口可以眺望出去的一个空间,例如可以看到河、看到山,甚至是一条漂亮的街道,行道树绿油油的,这些都叫作景观。大家可以来检查自己的住家,看看从窗口望见的是什么。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我刚从欧洲回来,有个好朋友将台北南港附近一栋公寓的四楼免费让我借住。那栋公寓取名为翠湖新城,听到这名字就知道View一定很好,虽然铝门窗做得粗糙,房间也不怎样,可是我打开窗户,可以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池塘,其实称不上湖,但水面全是布袋莲。布袋莲是一种浮在水面上的绿色植物,夏天会开出漂亮的紫花。我很高兴地住下来,写作、读书、听音乐时,都可以从窗口看到这个翠湖。
接下来一段时间因为在编杂志,我花了一点时间到南部采访,大概不到一个月后回家时,发现回家有点困难,因为那区域正在施工。然后我爬上四楼打开窗户,觉得好像在做梦,因为那个湖不见了它被泥土填满,上面已经开始在盖大楼了。大楼很快就盖好,变成我窗口新的View。结果朋友到我这儿来做客喝茶的时候,都会问说:你们家好奇怪!为什么会叫翠湖新城?旁边根本没有湖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样的故事,其实变成我心中对生活美学里居住环境改变的一种沉痛回忆,我们的环境可以在一夕之间改变,而且好像所有的自然都没有办法被好好地保护下来。所以后来我在淡水河口也是四楼的居所,设计了十二扇窗子,全部可以往外推开。我当时心里面有点赌气,心想:看有谁那么厉害,可以把我的河填掉!这十几年我住在这个河口,每天可以看到河流的涨潮退潮、黎明光线在河上的倒影,还有满月时分月亮从大屯山主峰后面升起来,满满月光全部映照在河水里。
最早朋友们来拜访时都会指责我:你干吗住到这么远!找你都不方便。
因为那时还没有关渡大桥,得坐渡船来。可是现在他们非常喜欢过来,当他们在台北受伤的时候、觉得太过忙碌的时候,或心情烦闷了,他们觉得有一个地方可以坐下来跟我喝茶、听一听音乐,然后我也可以不要那么花时间照顾他们,他们自己坐在窗口看着河喝着茶,过一会儿会说:我心情好了!我走了。
大自然真的可以治疗我们,可以让我们整个繁忙的心情放轻松,找回自己。
我们不要忘记汉字里有一个字是非常非常应该去反省的,就是忙这个字。大家写一下忙,是心加上死亡的亡,如果太忙,心灵一定会死亡。
我觉得如果给自己一个窗口,其实是给自己一个悠闲的可能,有一个空间你可以眺望,你可以在那边看着日出日落,看着潮水的上涨与退去,你会感觉到生命与大自然有许许多多的对话。我觉得生活美学的重点是,你甚至不一定要离开家,不一定每天去赶音乐会、赶画廊的展览、赶艺术表演。我很大胆地说一句话:艺术并不等于美。
台湾富有之后,这些年来也特别重视文化工作,举办许多艺术的活动。例如市政府文建会这些主管单位举办的艺术节,加上私人企业主导的展览等,于是有些朋友会说:好忙喔!住在都市里,我每天要赶画展,晚上要赶音乐会。
像艺术季常常维持一个月的时间,由于觉得应该支持艺术季,而且这些活动很多是从世界各地请来的表演团体,错过了蛮可惜,所以每天晚上就去看表演。几天后往往就和坐在旁边的人熟悉起来,因为大家买的位子都差不多,见面就会打招呼。我印象很深的是大概连续一个多礼拜,我每天晚上都在剧院碰到一位朋友,他也见到我,然后有一天他坐下来以后就跟我说:好累喔!今天晚上又有表演。
我忽然笑出来了。因为去看表演、听音乐会其实是放松,结果我们却变成了匆忙。如果变成了匆忙,这个艺术还有没有意义?艺术其实是要带给我们美的感受,到最后如果艺术多到好像我们被塞满而没有感受了,其实是适得其反。
所以我一直希望在生活美学里,我们要强调的美,并不只是匆忙地去赶艺术的集会,而是能够给自己一个静下来反省自我感受的空间。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视觉、你的听觉,可以听到美的东西、可以看到美的东西,甚至你做一道菜可以品尝到美的滋味,这才是生活美学。我会从这样的基准点去重新审视美在现实生活面的角色。

天空线
生活美学里包括周遭所有存在的事物,像之前提到的铁窗与公寓建筑,是与建筑艺术相关的。在一个城市的发展期,我们会发现好像到处是工地,许多许多的房子匆匆忙忙地盖起来,如同雨后春笋。外来的朋友曾批评说:为什么台湾的城市这么丑?为什么没有自己的风格?
我们知道巴黎有它自己的建筑风格,伦敦、纽约也发展出建筑上的特征。有一个名词叫做天空线,在纽约的曼哈顿,会有人问:在什么地方看纽约的天空线会最美?哈得逊河口那几座大楼的剪影是最美的!
我常常用天空线的观念回过头来审视我们自己的城市,我在想应该从哪里来观看我们的天空线。好像这个城市是从来没有被规划过的,它的混乱状态可以新旧杂陈,老建筑与新建筑之间产生这么多的矛盾与尴尬。
这几年大家意识到要保护古迹,认为台湾有很多古老的民居、庙宇其实非常珍贵,应该予以保护。可是,我记得有一次担任某个保护古迹委员会的委员,当时感到最痛苦的一点是,古迹的确被保护下来,可是古迹周遭近到只有两米的地方,就盖起一些大楼,这庙宇被整个包围在一片奇怪丑陋的建筑当中。当时我们的感觉是:为什么西方没有这样的问题?
你没有办法想象卢浮宫四周会有奇怪的大楼出现,所以法国的朋友到台湾会问:怎么你们台北故宫的对面,会出现这么一栋奇怪的大楼?
他说如果卢浮宫的周遭有这样的建筑,将是不得了的事情,全民都会起来抗争的!我们才意识到我们不只是要保护古迹,其实还要保护古迹周遭空间里,可能两百到三百米之间所有天空线的干净。如果这个天空线被破坏了,这个空间被破坏了,等于是这个古迹被淹没掉,也被挤压死掉了。
很多朋友应该还记得台北市有个古迹是北门,大概是几座古城门里最漂亮的一个。在日据时代拆掉很多清朝时期的城墙和城门的时候,这个北门被当时的建筑史学者认为应该要保留下来。可是有一段时间为了新城市的交通,建造了一条快速环道从北门旁边挤压而过,甚至连半米的距离都没有,压迫到了这个古迹你会觉得北门是一个年岁很老的老太太了,然而旁边的年轻人呼啸而过,似乎骑着重型摩托车把她震得摇摇欲坠。这个环道现在已经拆掉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它让我们难堪,让我们觉得我们的历史没有被好好对待。
所以我相信生活美学的确是要回到生活的周遭。相信很多朋友的周遭都有类似的情况存在不管在美浓、鹿港、新竹、台北到处都有老房子,这些老房子是怎样被对待的?我们过去有没有善待传统美学的正确、健康的态度?我们应该知道我们怎么对待前人,后人就会怎么对待我们。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城市里,一个市镇中,因为我们尊敬之前的历史和传统,以后的人才会尊敬我们留下来的东西。如果我们对所有过去人留下的东西如此草率、如此践踏、如此糟蹋,可以想象下一代人也会把我们留下来的所有东西,随便地糟蹋和践踏,如此这个地方就存留不下任何美的情感。
生活的美学是一种尊重,生活的美学是对过去旧有延续下来的秩序有一种尊重。
如果这种尊重消失了,人活着再富有,也会对所拥有的东西没有安全感。所以现在回到了一个问题点:是不是生活在台湾的朋友非常缺乏安全感,才会用一道一道的防盗锁,一层一层的铁窗铁门把自己关起来?我们在害怕什么?这种安全感的缺乏,是因为社会上真的存在许多窃盗、许多不安全的威胁吗?还是说我们心理上已经对人根本不存在尊敬了,我们觉得所有的人都可能是窃盗?这种防范,使得大家的心理处在一个不安全的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生活要谈美,恐怕就难上加难了!
我的意思是说,美应该是一种生命的从容,美应该是生命中的一种悠闲,美应该是生命的一种豁达。如果处在焦虑、不安全的状况,美大概很难存在。
我在生活美学这样的题目里,跟大家谈的内容可能是:我们在吃什么样的食物?我们在穿什么样的衣服?我们所有的交通工具是如何去设计而和人产生情感关系的?我们的住,房子是怎样被设计的?所谓的食、衣、住、行,不过是人活着最基本的一些条件而已。可是我们知道所有先进的国家,生活美学是实际在食、衣、住、行当中体现出来的。在欧洲,一个传统城市的居民,对食物的讲究是有品位的;对服装的讲究,价格不一定贵,可是要穿出个人的风格。我们知道所有的交通工具在设计时,考虑点都是跟人的空间感有关的,所以当交通设计没有弄好时,人在都市中就变得匆忙与拥挤。当然,更重要的还有居住的空间,所以城市的美学才会如此清楚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试试看,把生活美学拉近到食、衣、住、行,开始实际改善这四个层次。

搬到城市边缘
谈到生活美学这样一个课题,我还是会回到我自己的窗口。多年前,在都市里的居住受到了很大的创伤,觉得为什么一个城市二十四小时都充满了噪音?为什么周遭的空间是这么混乱?有时候你坐在窗口泡了一杯茶,希望安静下来可以读一本书,忽然就看到一包垃圾从上面的楼层丢出去了。我们无法理解垃圾为什么是这样丢的!这个街道是谁的?垃圾可以这样丢出去!当然这样的现象这些年慢慢好转了。可是十多年前这个受伤的经验,使我搬到城市边缘,居住在河流的旁边,自己有了一个小小的简陋公寓,四楼,可以看到外面的河水,我决定不要钉铁窗,虽然所有的邻居、朋友好意地提醒我:你怎么可以不钉铁窗?
在台湾买房子,第一个就是钉铁窗、铁门,但我还是坚持找了个朋友设计十二个木头材质往外推的木窗。我在巴黎居住过,巴黎在十九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曾有一位市长叫奥斯曼(Hausmann),设计出很多现在仍然留存的建筑:大概是五层楼到六层楼,那时候也没有电梯,每间房间都有一个小阳台、落地窗,落地窗外面有木头做的百叶窗。这个木头百叶窗其实并不完全为了防盗,基本上是为了隔离阳光,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关起来。我也曾经到西班牙的马德里和巴塞罗那,观察到有些街上的铁窗做得非常漂亮,几乎变成艺术品,以粗重的铸铁或是铜条设计出非常美的花样,有的是藤蔓,有的是百合花。巴黎没有铁窗,巴塞罗那有铁窗,可是做成了艺术品。所以我会希望当我坐在窗口眺望河水的时候,能够有一个不同的景观和视野出来。
刚搬去时还没有关渡大桥,回家还需要坐一艘小小的渡船,过河大概要三分钟到五分钟,不定期地开船。可是我也觉得下了班以后没必要这么匆忙,坐在码头上等渡船来的时候,我就在那边读书,看一看四周的河水,看一看夕阳的反光,看一看红树林的生长,然后渡船的人来了,我跟他聊一聊天,他说:今天都没有什么人,所以我来得比较晚。然后跟我抱歉说,你是不是等很久?我说:没有关系!他就划着船带我过河,我在家前面一个小码头上岸返家。
我觉得生活的美学大概就是这样,遇到不顺利的情况时换个心情,并不会觉得这样不方便,也不认为这种不方便剥夺了自己;相反地,你会觉得每一天最美好的时间,是下班了以后回家的这一段渡船的经验。可是后来因为决定要盖关渡桥让交通更方便,渡船被取消不存在了,我反而很怀念那艘渡船。
我们的一生,从生到死,可以走得很快,也可以走得很慢。如果匆匆忙忙,好像从来没有好好看过自己走过的这条路两边到底有什么风景,其实是非常遗憾的。我觉得这一条路可以慢慢走得曲折一点,迂回一点,你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一个城市为了求快,就把所有的马路都开得笔直。可是不要忘记,我们如果去公园或古代的园林里,所有的路都是弯弯曲曲的。为什么弯曲,因为它告诉你说,你到了这个空间不要匆忙,让自己的步调放慢下来,可以绕走更大的圈子,因为这是你自己的生命。你越慢,得到的越多。所以在生活美学里所体会到的意义,会和现实当中不一样。我们在现实当中希望一直匆匆忙忙,每天打卡、上班、赚钱,都是在匆忙的状况中。可是我常常跟朋友提到说,我最喜欢中国古代建筑的一个名称,叫作亭。也许大家都有印象,爬山的时候忽然会有一个亭子,或者你走到溪流旁边忽然会有一个亭子,你发现有亭子处就是让你停下来的地方。
它是一个建筑空间,但也是一种提醒和暗示:不要再走了!因为这边景观美极了。
所以那个亭一定是可以眺望风景的地方。研究中国美术史的人都知道,宋代绘画里凡是画亭子的地方,一定是景观最好的地方,绝对不会随便添加上去。因为这个亭子表示:你人生到了最美的地方,应该停一停,如果不停下来就看不到美。所以生活美学的第一课应该是:懂得停一下。
我们白天上班真是够忙了,可是下班以后时间是自己的,我们停下来吧!去听一些自己要听的东西,去看一些自己要看的东西,一个礼拜上五天班真的也够忙够辛苦,压力极大。现在不是周休二日吗?那么这周休二日可不可以停一下?停下来其实是回来做自己,问一下自己说:这两天我想做什么样的事情?
坐在河边发呆也好,或者带着孩子去看山上的一些树叶,可能在天气寒冷的时候变红了;或者去聆听下雨时雨水滴在水面上的声音套用苏东坡《赤壁赋》的句子: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意思是说,这些大自然的美,是不用一分钱买的,你甚至可以不用去画廊,不用去博物馆,不用去赶音乐会、赶表演。
你就是回到大自然,回到生活本身,发现无所不在的美。
这就是生活美学的起点。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17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