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1年度TOP分類閱讀雜誌音碟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22年06月出版新書

2022年05月出版新書

2022年04月出版新書

2022年03月出版新書

2022年02月出版新書

2022年01月出版新書

2021年12月出版新書

2021年11月出版新書

2021年10月出版新書

2021年09月出版新書

2021年08月出版新書

2021年07月出版新書

2021年06月出版新書

2021年05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第三共和国的崩溃 : 一九四〇年年法国沦陷之研究(方尖碑·《第三帝国的兴亡》姊妹篇,揭秘法国近现代史上的至暗时刻)

書城自編碼: 3737163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歷史歷史普及讀物
作 者: 威廉·夏伊勒 著,戴大洪 译
國際書號(ISBN): 9787544787543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2-03-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1264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甲骨文丛书·制胜: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策与略
《 甲骨文丛书·制胜: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策与略 》

售價:NT$ 858.0
东大女子
《 东大女子 》

售價:NT$ 220.0
瑜伽文库 《数论颂》译注(正知系列:瑜伽经典原著中译本)
《 瑜伽文库 《数论颂》译注(正知系列:瑜伽经典原著中译本) 》

售價:NT$ 452.0
消失的碎片(心理学犯罪+硬汉侦探。一次致命委托,一连串神秘谋杀,一场猫鼠游戏)
《 消失的碎片(心理学犯罪+硬汉侦探。一次致命委托,一连串神秘谋杀,一场猫鼠游戏) 》

售價:NT$ 244.0
说不明 道不清:明清中西发展大分流之谜
《 说不明 道不清:明清中西发展大分流之谜 》

售價:NT$ 336.0
『日本大败局』套装(全5册)
《 『日本大败局』套装(全5册) 》

售價:NT$ 1444.0
令人着迷的科学知识 令人着迷的生物
《 令人着迷的科学知识 令人着迷的生物 》

售價:NT$ 162.0
可解释人工智能导论
《 可解释人工智能导论 》

售價:NT$ 916.0

建議一齊購買:

+

NT$ 468
《 柏林日记:二战驻德记者见闻 1934—1941(全新插图修订版) 》
+

NT$ 1428
《 第三帝国的兴亡(精装2册,全新增订版)威廉·夏伊勒史学经典,内文全新修订升级 》
+

NT$ 1264
《 巴巴罗萨行动:1941,绝对战争(方尖碑) 》
+

NT$ 452
《 万有引力书系·法兰西的陷落:1940纳粹入侵(精装) 》
+

NT$ 2568
《 甲骨文丛书·二十世纪之旅:人生与时代的回忆(套装全6册) 》
+

NT$ 626
《 新月与蔷薇:波斯五千年(方尖碑) 》
編輯推薦:
“法兰西在哪里?法国人遭遇了什么?”这一乔治·克列孟梭于德雷福斯事件时期的发问,同样适用于1940年的法国。作为一战战胜国、欧洲军事强国的法国,为何在短短六个星期内就走向覆灭?夏伊勒将自己的亲身经历与研究成果相结合,在这本厚重的作品中给出了答案。
內容簡介:
威廉·夏伊勒不仅是法国在二战中失利崩溃这段历史的研究者,还是亲历者。他目睹法国这一欧洲大陆的军事强国面对纳粹德国的入侵毫无抵抗之力,在短短六星期之内就彻底沦陷。这是如何发生的?在对遗留的大量档案进行了近十年的研究,并对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首脑、将军、外交官和普通民众做了数百次访谈之后,夏伊勒在本书中给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法国亡于内耗。这种内部的分裂与矛盾可以上溯至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并不因战争的爆发而稍有减缓。本书记录并分析了二战爆发前后法国国内外发生的各项重大事件,并详细记述了各方人物的思想与行为。
關於作者:
威廉·夏伊勒(William L. Shirer,1904—1993),美国作家、记者、历史学家。曾供职于《芝加哥论坛报》、《先驱论坛报》、环球通讯社、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等知名媒体。他曾在欧洲工作、生活了十几年,目睹纳粹德国兴起和衰亡的全过程。战后,夏伊勒结合亲身经历与大量第三帝国原始档案,创作出《第三帝国的兴亡:纳粹德国史》《柏林日记》《第三共和国的崩溃》等十余部历史作品。
目錄
前 言
序 曲
章 灾难突降! 一九四○年夏
编 第三共和国的兴起 一八七一至一九一九年
第二章 非正常诞生与早期成长中的痛苦 一八七一至一八九一年
第三章 德雷福斯事件 一八九四至一九○六年
第四章 共和国的巩固 一八八○至一九一四年
第五章 阶级和斗争 一八七五至一九一四年
第六章 持续的政治危机 一八七五至一九一四年
第七章 第三共和国的成就 一八七五至一九一四年
第八章 次世界大战来临 一九○五至一九一四年
第九章 第三共和国辉煌的时刻 一九一四至一九一八年
第二编 胜利的幻想与现实 一九一九至一九三四年
第十章 胜利的法国——“欧洲重要的大国” 一九一九至一九三一年
第十一章 衰落(一):政治和财政的混乱,普恩加来复出 一九二四至一九三○年
第十二章 衰落(二):军事力量的削弱 一九二五至一九三四年
第十三章 衰落(三):世界性经济大萧条动摇第三共和国 一九三一至一九三四年
第三编 第三共和国的后几年 一九三四至一九三九年
第十四章 重大转折点 一九三四年二月六日
第十五章 后果:鸿沟扩大 一九三四至一九三六年
第十六章 莱茵兰事变:制止希特勒从而避免一场大战的后机会 一九三六年三月
第十七章 法国进一步分裂——人民阵线和西班牙内战 一九三六至一九三七年
第十八章 分歧与混乱:法国与德奥合并 一九三八年三月
第十九章 通向慕尼黑之路(一) 一九三八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九月十三日
第二十章 通向慕尼黑之路(二) 一九三八年九月十五日至二十八日
第二十一章 慕尼黑会议 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九日至三十日
第二十二章 轮到波兰 一九三九年
第二十三章 巴黎的夏日插曲 一九三九年五月至七月
第二十四章 与苏联谈判 一九三九年夏
第二十五章 战争前夜 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三日至三十一日
第二十六章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至三日
第四编 战争与失败 一九三九至一九四○年
第二十七章 离奇的战争 一九三九年九月三日至一九四○年四月九日
第二十八章 大战前夕:挪威战争,对比利时的威胁和巴黎的危机 一九四○年春
第二十九章 法兰西战役(一):大兵压境 一九四○年五月十日至十五日
第三十章 法兰西战役(二):色当惨败;德军突破默兹河防线 一九四○年五月十三日至十六日
第三十一章 法兰西战役(三):佛兰德战场的彻底失败和比利时的无条件投降 一九四○年五月十六日至六月四日
第三十二章 巴黎的陷落 一九四○年六月五日至十四日
第三十三章 逃往波尔多 一九四○年六月十一日至十四日
第三十四章 波尔多的痛苦挣扎;雷诺下台;贝当掌权 一九四○年六月十四日至十六日
第三十五章 停战! 一九四○年六月十七日至二十九日
第五编 第三共和国的崩溃
第三十六章 在维希的终结局 一九四○年六月至七月
尾 声
致 谢
参考资料
索 引
內容試閱
一九四○年,在五、六、七月温暖宜人的日子里,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崩溃构成了一道令人望而生畏的景观。
在人们的记忆中,法国当时的天气比上次大战结束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风和日丽。在春天和初夏的六周时间里,这个古老的议会制民主国家、世界上第二强大的帝国、欧洲列强之一,或许还是文明并且拥有一支世界上秀的军队的国家,遭致军事上的惨败,使其享有悠久而光荣的历史传统的人民茫然不知所措,随即完全丧失了信心。
在他们还没有缓过神来之前,七月中旬,经由一个仓皇出逃的国民议会批准,一位八十四岁高龄的老态龙钟的陆军元帅、次世界大战的传奇英雄,在一小撮败军之将与失败主义政客的协助和事实上的怂恿下,抛弃了第三共和国及其民主生活方式,用一个企图多方面—纵然不是全面—效仿纳粹德国征服者的极权主义制度的法西斯独裁国家取而代之。
这些法国人希望通过这样做不仅缓解战败造成的严重后果,而且消灭大家公认存在缺陷的本国的民主制度,尽管这一制度曾经给他们带来许多荣耀和特权,同时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使他们事业有成、生活富足而且大多腰缠万贯。长期以来他们鄙视这一制度,并且在它极度痛苦的这一时刻嘲笑它,宣称它应当对这场可怕的失败负责。
某个强大的帝国土崩瓦解在二十世纪屡见不鲜,但是,此前从未见过如此突如其来的浩劫。人们必须追溯到上一世纪才能发现实际上极不明显的类似情况。一八○六年,拿破仑一世的法国迅速使普鲁士就范。一八七○年,普鲁士用四十二天打败了拿破仑三世的法国。然而,在次世界大战中,法国在其盟国的协助下,不仅坚持抵抗宿敌的入侵达四年之久,并且在一九一八年成为战胜国。一九四○年六月法国被希特勒德国顷刻毁灭这一事实,对被征服者和征服者都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震撼,同样也对或近或远注视着战局发展的大多数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震撼。它似乎超出了他们头脑的理解能力。
“在我们民族生活整个漫长的历史上,”一位法国历史学家哀叹,“这是可怕的一次崩溃。”在天主教哲学家雅克 ? 马里坦看来,这是一个“伟大民族所遭受的前所未有的耻辱”。
在沦陷的首都巴黎,我在六月十七日的日记中写道:“在这里,我觉得我们正在看到法国社会的彻底瓦解—一次军队、政府以及国民精神的崩溃。可怕得几乎难以置信。”
令我大惑不解的是,这是怎么发生的?这怎么可能发生呢?是什么可怕的弱点、缺陷、昏聩和踌躇使这个天资卓越的民族陷入了如此卑微可怜的境地?我试图回忆历史上的某一刻,一个国家的失败与其说是由于自身的问题,不如说是由于敌国意想不到的强大实力。这难道是的范例吗?多年来,我在柏林注意到,纳粹德国的军事力量持续增长,而昏睡的西方民主国家几乎没有进行任何努力与之抗衡。我还目睹了希特勒施展他那玩世不恭却具有惊人成效的外交手腕,如此轻而易举地愚弄了西方国家,从而为他迅速取得一个又一个军事胜利铺平了道路。但是,尽管如此,在我置身于其中的这一刻,我发现自己对于法国的溃败依然十分困惑不解。就连我在柏林与之交谈过的那些德军将领对此也是始料不及。虽然他们了解法国的某些弱点并且打算利用它们;而且,由于一九一四至一九一八年战争中的个人经历以及可以追溯到拿破仑战争时期的历史记忆,他们对于法国军队曾经怀着某种应有的敬意。
六月十七日那一天,我在大约正午时分跟随快速挺进的德国军队进入巴黎。其时美国还没有被日本和希特勒拖进战争,作为一名中立的美国特派记者,我被允许随军采访。那是一个宜人的六月天,万里无云,阳光普照,天气也不太炎热。这种日子往往使这个古老美丽的大都会的生活显得美妙异常。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我曾在这里工作生活过多年,直到被派往欧洲其他国家的首都,后被派到了柏林。不过,每一年我都因某些工作或借口返回巴黎,于是,我得以在某种程度上直接观察发生在这个已经成为我精神上的第二故乡的国度里的那些令人忧虑的事件。
在六月的这一天,平时人头攒动的街道上空空荡荡,人行道上也几乎看不见法国人,偶尔只有四处溜达的一群群德国士兵,他们身穿深灰色军服,像旅游者一样呆呆地望着这座伟大城市的那些地标性建筑。店铺关门停业了,铁制活动遮板拉起来严实地封闭了商店的橱窗;在居民区,就像通常一半巴黎人离开城市去海滨、乡村或者山区度假的八月份一样,窗帘整齐划一地遮住了窗户。
此时,大部分巴黎市民都逃走了。据警方估计,六月十四日德军进入巴黎当天,五百万居民中只有七十万人留在城中。 两天前,当从郊区燃烧着的油库升起的一片巨大的烟云笼罩着近乎荒凉的首都时,人们可以看到,从欧特伊的一个奶牛场里跑出来的一群迷路的奶牛,正在位于巴黎市中心的阿尔玛广场漫步,几乎就在塞纳河对岸埃菲尔铁塔的阴影下。
正是这时,六月的第三个星期,八百多万恐慌的难民行进在巴黎以南塞纳河与卢瓦尔河之间乃至更远的数百英里道路上。在德军逼近、巴黎市民集体逃亡之前,另外六百万难民—其中包括来自比利时的两百万难民—抛弃了他们在北部和东北部的家园,匆匆搭乘一切可以利用的交通工具向南方逃难,以免被敌军俘获。次世界大战时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有过在德军占领区生活的经历,所以这一次他们决心使自己和子女不要遭遇同样的命运。在法国,由于几乎所有道路全都通向巴黎,因此,在五月的后两个星期,许多难民经过巴黎,其中相当一部分乘坐的是相对舒适的火车,火车里面挤满了人。他们经过时秩序井然,一些人留了下来,他们相信,巴黎会像一九一四年那样坚守城池。然而,这些人的到来加剧了巴黎人的不安。没有来自政府和军队首脑的关于前线溃退的确切消息,四起的谣言充斥于耳,人们开始担心出现坏的情况。
五月十五日,战斗打响近一周时,当人们听说德军已从色当以及位于这个不祥之城—一八七○年该城的陷落导致了法国的厄运—以北的各个渡口突破默兹河防线时,一场恐慌出现了。法军总司令部通知政府,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敌军的装甲部队在二十四小时内进抵巴黎,致使政府大为震惊。
“昨天晚上我们输掉了这场战役。”保罗 ? 雷诺总理急忙给英国新任首相温斯顿 ? 丘吉尔打电话,“通向巴黎的道路敞开了。”
一九四○年,在五、六、七月温暖宜人的日子里,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崩溃构成了一道令人望而生畏的景观。
在人们的记忆中,法国当时的天气比上次大战结束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风和日丽。在春天和初夏的六周时间里,这个古老的议会制民主国家、世界上第二强大的帝国、欧洲列强之一,或许还是文明并且拥有一支世界上秀的军队的国家,遭致军事上的惨败,使其享有悠久而光荣的历史传统的人民茫然不知所措,随即完全丧失了信心。
在他们还没有缓过神来之前,七月中旬,经由一个仓皇出逃的国民议会批准,一位八十四岁高龄的老态龙钟的陆军元帅、次世界大战的传奇英雄,在一小撮败军之将与失败主义政客的协助和事实上的怂恿下,抛弃了第三共和国及其民主生活方式,用一个企图多方面—纵然不是全面—效仿纳粹德国征服者的极权主义制度的法西斯独裁国家取而代之。
这些法国人希望通过这样做不仅缓解战败造成的严重后果,而且消灭大家公认存在缺陷的本国的民主制度,尽管这一制度曾经给他们带来许多荣耀和特权,同时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使他们事业有成、生活富足而且大多腰缠万贯。长期以来他们鄙视这一制度,并且在它极度痛苦的这一时刻嘲笑它,宣称它应当对这场可怕的失败负责。
某个强大的帝国土崩瓦解在二十世纪屡见不鲜,但是,此前从未见过如此突如其来的浩劫。人们必须追溯到上一世纪才能发现实际上极不明显的类似情况。一八○六年,拿破仑一世的法国迅速使普鲁士就范。一八七○年,普鲁士用四十二天打败了拿破仑三世的法国。然而,在次世界大战中,法国在其盟国的协助下,不仅坚持抵抗宿敌的入侵达四年之久,并且在一九一八年成为战胜国。一九四○年六月法国被希特勒德国顷刻毁灭这一事实,对被征服者和征服者都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震撼,同样也对或近或远注视着战局发展的大多数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震撼。它似乎超出了他们头脑的理解能力。
“在我们民族生活整个漫长的历史上,”一位法国历史学家哀叹,“这是可怕的一次崩溃。”在天主教哲学家雅克 ? 马里坦看来,这是一个“伟大民族所遭受的前所未有的耻辱”。
在沦陷的首都巴黎,我在六月十七日的日记中写道:“在这里,我觉得我们正在看到法国社会的彻底瓦解—一次军队、政府以及国民精神的崩溃。可怕得几乎难以置信。”
令我大惑不解的是,这是怎么发生的?这怎么可能发生呢?是什么可怕的弱点、缺陷、昏聩和踌躇使这个天资卓越的民族陷入了如此卑微可怜的境地?我试图回忆历史上的某一刻,一个国家的失败与其说是由于自身的问题,不如说是由于敌国意想不到的强大实力。这难道是的范例吗?多年来,我在柏林注意到,纳粹德国的军事力量持续增长,而昏睡的西方民主国家几乎没有进行任何努力与之抗衡。我还目睹了希特勒施展他那玩世不恭却具有惊人成效的外交手腕,如此轻而易举地愚弄了西方国家,从而为他迅速取得一个又一个军事胜利铺平了道路。但是,尽管如此,在我置身于其中的这一刻,我发现自己对于法国的溃败依然十分困惑不解。就连我在柏林与之交谈过的那些德军将领对此也是始料不及。虽然他们了解法国的某些弱点并且打算利用它们;而且,由于一九一四至一九一八年战争中的个人经历以及可以追溯到拿破仑战争时期的历史记忆,他们对于法国军队曾经怀着某种应有的敬意。
六月十七日那一天,我在大约正午时分跟随快速挺进的德国军队进入巴黎。其时美国还没有被日本和希特勒拖进战争,作为一名中立的美国特派记者,我被允许随军采访。那是一个宜人的六月天,万里无云,阳光普照,天气也不太炎热。这种日子往往使这个古老美丽的大都会的生活显得美妙异常。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我曾在这里工作生活过多年,直到被派往欧洲其他国家的首都,后被派到了柏林。不过,每一年我都因某些工作或借口返回巴黎,于是,我得以在某种程度上直接观察发生在这个已经成为我精神上的第二故乡的国度里的那些令人忧虑的事件。
在六月的这一天,平时人头攒动的街道上空空荡荡,人行道上也几乎看不见法国人,偶尔只有四处溜达的一群群德国士兵,他们身穿深灰色军服,像旅游者一样呆呆地望着这座伟大城市的那些地标性建筑。店铺关门停业了,铁制活动遮板拉起来严实地封闭了商店的橱窗;在居民区,就像通常一半巴黎人离开城市去海滨、乡村或者山区度假的八月份一样,窗帘整齐划一地遮住了窗户。
此时,大部分巴黎市民都逃走了。据警方估计,六月十四日德军进入巴黎当天,五百万居民中只有七十万人留在城中。 两天前,当从郊区燃烧着的油库升起的一片巨大的烟云笼罩着近乎荒凉的首都时,人们可以看到,从欧特伊的一个奶牛场里跑出来的一群迷路的奶牛,正在位于巴黎市中心的阿尔玛广场漫步,几乎就在塞纳河对岸埃菲尔铁塔的阴影下。
正是这时,六月的第三个星期,八百多万恐慌的难民行进在巴黎以南塞纳河与卢瓦尔河之间乃至更远的数百英里道路上。在德军逼近、巴黎市民集体逃亡之前,另外六百万难民—其中包括来自比利时的两百万难民—抛弃了他们在北部和东北部的家园,匆匆搭乘一切可以利用的交通工具向南方逃难,以免被敌军俘获。次世界大战时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有过在德军占领区生活的经历,所以这一次他们决心使自己和子女不要遭遇同样的命运。在法国,由于几乎所有道路全都通向巴黎,因此,在五月的后两个星期,许多难民经过巴黎,其中相当一部分乘坐的是相对舒适的火车,火车里面挤满了人。他们经过时秩序井然,一些人留了下来,他们相信,巴黎会像一九一四年那样坚守城池。然而,这些人的到来加剧了巴黎人的不安。没有来自政府和军队首脑的关于前线溃退的确切消息,四起的谣言充斥于耳,人们开始担心出现坏的情况。
五月十五日,战斗打响近一周时,当人们听说德军已从色当以及位于这个不祥之城—一八七○年该城的陷落导致了法国的厄运—以北的各个渡口突破默兹河防线时,一场恐慌出现了。法军总司令部通知政府,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敌军的装甲部队在二十四小时内进抵巴黎,致使政府大为震惊。
“昨天晚上我们输掉了这场战役。”保罗 ? 雷诺总理急忙给英国新任首相温斯顿 ? 丘吉尔打电话,“通向巴黎的道路敞开了。”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22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