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排行榜分類閱讀雜誌音碟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20年09月出版新書

2020年08月出版新書

2020年07月出版新書

2020年06月出版新書

2020年05月出版新書

2020年04月出版新書

2020年03月出版新書

2020年02月出版新書

2020年01月出版新書

2019年12月出版新書

2019年11月出版新書

2019年10月出版新書

2019年09月出版新書

2019年08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中画史鉴-全景插图版:寻路者:阿拉伯科学的黄金时代

書城自編碼: 3521004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歷史世界史
作 者: [英]吉姆·哈利利 著,李果 译
國際書號(ISBN): 9787514618716
出版社: 中国画报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0-06-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精装

售價:NT$ 440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博弈论
《 博弈论 》

售價:NT$ 274.0
共情式沟通:如何让沟通具有穿透人心的力量
《 共情式沟通:如何让沟通具有穿透人心的力量 》

售價:NT$ 257.0
宇宙的最后三分钟:破解宇宙终极之谜
《 宇宙的最后三分钟:破解宇宙终极之谜 》

售價:NT$ 385.0
中国经济新动力:找准中国经济下一个增长点
《 中国经济新动力:找准中国经济下一个增长点 》

售價:NT$ 319.0
迁移学习 杨强教授新作 TRANSFER LEARNING
《 迁移学习 杨强教授新作 TRANSFER LEARNING 》

售價:NT$ 765.0
中国明清时期的战争
《 中国明清时期的战争 》

售價:NT$ 934.0
国际形势和中国外交蓝皮书(2020)
《 国际形势和中国外交蓝皮书(2020) 》

售價:NT$ 490.0
21世纪的大学
《 21世纪的大学 》

售價:NT$ 539.0

建議一齊購買:

+

NT$ 429
《 中画史鉴-全景插图版:罗马共和国的衰落(从格拉古兄弟党争、苏拉独裁到马略改革) 》
+

NT$ 381
《 中画史鉴-全景插图版:德国总参谋部 》
+

NT$ 941
《 中画史鉴-全景插图版: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
+

NT$ 941
《 中画史鉴-全景插图版:中世纪欧洲 》
+

NT$ 374
《 甲骨文丛书·毒枪手:慕尼黑的秘密间谍 》
+

NT$ 360
《 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 修订版(颠覆我们对苏联解体的一贯认知!美国总统图书馆绝密档案公开) 》
編輯推薦:
一带一路合作倡议下对阿拉伯文明的一次全新认知;
回顾中世纪文明搬运工令人振奋的旅程;
详尽勾勒阿拉伯科学700年的辉煌历史;
从理性探求精神中淬炼科学的世界观
阿拉伯世界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我们对其认识大多还停留在一千零一夜的民间故事的层面,或者仅停留在现代的新闻事件上,而本书可以让国人重新了解阿拉伯国家的文明,尤其是阿拉伯科学家在中世纪为文明的传播做出的贡献;
目前市场上罕有关于阿拉伯科学发展的图书,本书无疑是填补空白之作;
具有积极的科普意义,很多人对科学是敬畏大于兴趣,而在这本书中可以看到很多生动有趣的例子,这些例子更偏重探索的过程而非知识本身,能够让人很自然地感受到科学是一个循序渐进、充满乐趣的过程;
一千多年前,阿拉伯人已经在科学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可以化作鼓舞人心的力量,让我们由衷地对古人的创造力和探索精神产生敬佩感,更深刻地体会到科学精神无国界。
內容簡介:
中国四大发明里的造纸术、火药、指南针,是经阿拉伯人传入欧洲的?
哥白尼写作《天体运行论》时,也曾照搬阿拉伯科学家图西《天文学回忆录》中的相关重要章节?
曾经,在长达700多年的时间里,阿拉伯语是西方科学世界流行的语言

哈利利以优雅的文笔记述了阿拉伯科学的黄金时代产生的伟大人物及其成就,多角度深入分析了黄金时代产生的原因。那些曾被遗忘、忽略的伟大人物,那些给予近代西方世界众多科学灵感的先哲,那些增进了人类对世界的认识的科学先锋,在哈利利细致的勾勒下重新焕发古老的荣光。这些伟大的人物有:在化学领域做出开创性贡献的贾比尔、科学方法的首倡者伊本海赛姆、精确测量地球大小的伟大科学家比鲁尼、在数学领域做出巨大贡献的花剌子米(代数学一词便得自其名)、伟大的医学家拉齐,以及对西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伊本西拿(阿维森纳),等等。中国四大发明里的造纸术、火药、指南针,是经阿拉伯人传入欧洲的?
哥白尼写作《天体运行论》时,也曾照搬阿拉伯科学家图西《天文学回忆录》中的相关重要章节?
曾经,在长达700多年的时间里,阿拉伯语是西方科学世界流行的语言

哈利利以优雅的文笔记述了阿拉伯科学的黄金时代产生的伟大人物及其成就,多角度深入分析了黄金时代产生的原因。那些曾被遗忘、忽略的伟大人物,那些给予近代西方世界众多科学灵感的先哲,那些增进了人类对世界的认识的科学先锋,在哈利利细致的勾勒下重新焕发古老的荣光。这些伟大的人物有:在化学领域做出开创性贡献的贾比尔、科学方法的首倡者伊本海赛姆、精确测量地球大小的伟大科学家比鲁尼、在数学领域做出巨大贡献的花剌子米(代数学一词便得自其名)、伟大的医学家拉齐,以及对西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伊本西拿(阿维森纳),等等。
哈利利希望通过这本书扭转世人对阿拉伯世界与科学关系的刻板印象,他始终以科学家的视角严谨审视这段历史,不断强调科学方法和理性探求精神这两个重要主题,生动地再现了新的发明和创造源源不断的黄金时代,并深刻反思了当下阿拉伯世界科学发展的现状。
關於作者:
吉姆哈利利(Jim Al-Khalili)
大英帝国勋章(OBE)得主,伊拉克裔英国理论物理学家。现任萨里大学(University of Surrey)物理学教授、公众科学系列讲座首位讲席教授。2007年获得皇家学会迈克尔法拉第科学传播奖,也是英国科学促进会的荣誉会员,曾获得英国物理学会公众物理意识促进奖。
生于巴格达的吉姆16岁之前在当地接受教育,也正是在这里,他从阿拉伯语老师口中首次听说了那些伟大的阿拉伯科学家和哲学家。吉姆长期致力于研究阿拉伯科学的黄金时代,希望人们能够明白,我们如今对科学的理解深受阿拉伯先贤的遗泽。
目錄
图表目录v
彩图目录vi
序言ix
姓名、读音、拼写和日期使用说明xxi
阿拉伯科学术语使用说明xxvi

第一章梦中的亚里士多德001
第二章阿拉伯科学黄金时代的开端019
第三章百年翻译运动041
第四章孤独的炼金术士059
第五章智慧宫081
第六章大科学097
第七章数字115
第八章代数学137
第九章哲学家155
第十章医生171
第十一章物理学家189
第十二章王子和乞丐213
第十三章安达卢西亚235
第十四章马拉盖革命255
第十五章衰落和复兴277
第十六章科学与今日伊斯兰299

注释311
科学家名录335
伊斯兰世界时间轴:从古代到现代开端355
內容試閱
萨尔贡(Sargon)阿卡德国王、伊什塔尔(Ishtar)喜爱的人、基什(Kish)国王、安努(Anu)神选定的受膏祭司(anointed priest)和苏美尔地区的王,大败乌鲁克(Uruk)并拆毁其城墙,俘获乌鲁克国王卢伽尔扎吉西(Lugalzaggisi),给他套上狗颈圈,将其带到了恩利尔(Enlil)的门前。
古文献
从巴格达向南驱车一小时,就可以到达小镇欣迪亚(Hindīyya)。我青少年时期的最后几年快乐时光便在此度过,随后,我于1979年永久地离开了这里。小镇得名于当地的欣迪亚拦河坝,水坝横跨幼发拉底河,1913年由当时即将离开小镇的奥斯曼土耳其人修建。我对这座桥的记忆历久弥新。在凉爽的秋日里,我会约上三个最要好的朋友阿德尔(Adel)、哈立德(Khalid)和扎尔伊尔丁(Zahr il-Dīn)一起翘掉下午的课,一同走过拦河坝,去到对岸的河滨旅游胜地。我们会买上六听法丽达(Farīda)啤酒,坐在河边谈谈足球、哲学、电影和姑娘。
另一个深深烙在我记忆中的是1991年的海湾战争,它与我记忆中那些快乐时光形成了强烈反差。我记得当时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新闻报道中看到了一组在欣迪亚交火的枪战镜头,镜头里,一个孤零零的浑身战栗的妇人在过拦河坝时受困于双方的火力。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这不过是又一个展现某一遥远地区或国度发生的战争有多么恐怖的镜头罢了,但是,我一眼就认出了镜头里的背景,那正是我阔别12载的故土,她此时此刻经历的困苦,我感同身受。镜头里这个无助的妇人惊恐呆立的地方,是我曾无数次走过的地方。
然而,那个世界已离我远去。正如我所写的,我终究还是要回到伊拉克的。正如我所写的意思是,我并不排除未来某个时候在伊拉克进行短暂访学,当然,是在我这个懦夫认为足够安全的时候。
我离开伊拉克那一年,伊斯兰世界发生了一系列重大事件。1979年,埃及前总统安瓦尔萨达特(Anwar Saddat)与以色列总理梅纳赫姆贝京(Menachem Begin)在美国华盛顿签署和约;伊朗国王被废黜后逃往开罗,第一个伊斯兰共和国继之成立;数百名朝圣者惨遭杀害,圣城麦加目睹了一场镇压宗教激进派起义的枪战;伊朗扣留美国驻德黑兰大使人员,人质危机由此开始;苏联侵入阿富汗。在上述动乱发生期间,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已从陆军元帅(Field Marshal)穆罕默德哈桑巴克尔(Muhammad Hassan al-Bakr)那里接手了伊拉克总统的宝座,伊拉克人民从此过上了越发悲惨艰难的生活。我和家人于这一年7月底抵达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夫人治下的英国当时恰好是萨达姆当政两周之后。事实证明,我们得脱恰逢其时,就在两个月后他向伊朗宣战了。如果我们一家在那个夏天未能离开,我们兄弟几人无疑会被征召入伍,为这场可怕的、毫无意义的战争而战,若此,我将会怀疑自己是否能活着讲述这个故事。我的母亲是英国人,父亲则有着波斯血统,曾冒险参与20世纪50年代伊拉克共产主义运动,这一切都意味着我们兄弟几个都不受欢迎,注定会被送往前线充当炮灰。
伊拉克人民的生活自此之后便每况愈下。20世纪6070年代,伊拉克发生了巨大转变,当时中产家庭的小孩生活得相对舒适和轻松一些。我的父亲是一位在英国接受过教育的电气工程师,曾担任伊拉克空军指挥官。他常被派往全国各地,搬家对我们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但在20世纪70年代初,执政的复兴党(Baath party)下令,凡妻子是英国人的伊拉克男子将不再被军队信赖。因此,已是少校军衔的父亲不得不在他成年后第一次像平民百姓那样去谋职。很快,他就在欣迪亚一家名为马默哈里尔(Mamal al-Harīr)的生产人造纤维的化工厂里谋得了工程主管一职。在巴格达生活了几年之后,我们最终搬到了欣迪亚,父亲再也不用每天通勤上下班了。这对我而言也是件好事。我很快就交上了朋友,组建了自己的新球队:人造纤维动力队(Rayon Dynamos,还记得我当时穿9号球衣),和我的兄弟一道收听英国广播公司国际频道(BBC World Service)周六播出的体育报道,想要了解英国的足球比赛得分。事实上,国际频道几乎是我们家一直不变的背景音。如果可能,我会定期前往巴格达的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图书馆,阅读馆藏的英语书籍。长大后我渐渐了解到,只要你俯首帖耳,(即便在私下)绝口不批判政府或复兴党,那么专制制度下的生活也还过得下去。
有一天,我和家人一道从欣迪亚出发,往东南方向驱车一小时前往参观巴比伦空中花园。那天过得可真开心。这个神秘的废墟对我已没什么神秘感可言了,因为我经常在学校组织郊游活动时于此闲逛。尽管我觉得这些废墟不是很吸引人,并且因为熟悉而有些漠然之感,但我依然沉浸在离开课堂一整天的兴奋劲儿里。这个遗迹依然散发出厚重的底蕴,倾诉着过去的荣光,而我却因为它们太过古老而无法理解。在我还比较小的时候,我们家曾在这里野餐,其间偶然发现了两块黏土砖,每块有拳头大小,表面都清楚地刻着古代的楔形文字。究竟是我母亲、兄弟还是我自己捡起了这些砖块,这一直以来都是打开我们家温馨话匣子的话题。不管怎样,母亲还是把它们藏在了食物篮底部,然后我们偷偷将其带回了家。
这听起来可能像一起荒唐的考古盗窃案。我们本应将这些国宝上交给地方政府,更合情合理的做法是,将其交给巴格达的伊拉克博物馆。但我们将其留了下来。我们给自己找的理由是,类似的巴比伦楔形文字泥板在我们周围的破砖碎瓦中随处可见。先是萨达姆在20世纪80年代粗俗地重建了伊什塔尔门(Ishtar Gate),再是2003年美军将这个世界上最为宝贵的考古遗址之一用作直升机着陆场和重型军用车辆停车区,与他们破坏古巴比伦遗迹的行径相比,我们拿走泥板这件事似乎不值一提。
直到最近我才请熟识的大英博物馆古美索不达米亚分馆馆长欧文芬克尔(Irvine Finkle)来瞧瞧这两块泥板。经他确认,这两块泥板可追溯至公元前7世纪新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King Nebuchadnezzar II)在位时期,空中花园正是建造于他统治期间。显然,这些符号同属于以下这段常见的泥板文字: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埃萨吉拉寺(Esagila)和雅兹迪寺(Ezida)的供养者,那波帕拉萨(Nabopolassar)的长子。
公元前7世纪在欧洲人听来可能相当古老,对美国人而言更是如此,但若按照伊拉克的考古学标准衡量,尼布甲尼撒统治的时代近乎中世纪时期。有时候难以想象,如今伊拉克境内那些挣扎着想要过上正常生活之人的传统可以追溯至7000多年以前,追溯至地球上最早期文明诞生之时。根据考古学家测年结果,伊拉克南部地区的欧贝德文化(Ubaid culture)遗址的年代分布为公元前6000年中期,继之而起的乌鲁克文化(Uruk civilization)的年代分布为公元前4100年左右。乌鲁克文化时期发明了轮车,产生了诸如金属熔合、陶轮、印章、砖模以及神庙建筑规划等关键的技术发明与革新,而正是在乌鲁克时期,一项比车轮还重要的发明诞生了文字第一次出现了。
正如他们所说,后来发生的事就众所周知,不饶费舌了。
今日伊拉克境内的本土阿拉伯人的首位强大先祖便是萨尔贡,这位身上流着闪族血液的阿卡德王国的君主,于公元前2400年征服了苏美尔人。我们对萨尔贡知之甚少,但据信他在距今巴格达不远的地方建立了新都阿卡德。转眼间,萨尔贡的帝国就从地中海以西扩张到了东部的波斯,他称得上是寰宇四方之王了。
继阿卡德帝国之后兴起的是乌尔王朝(Dynasty of Ur)。人们估计,乌尔城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就已发展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人口超过6万。据说,世界三大一神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所推崇的圣人易卜拉欣正是诞生于此。
此后不久,巴比伦第一王朝建立,该王朝孕育了伊拉克古代最伟大的君主,即在位超过40年(公元前1792前1750年)的汉谟拉比。在他的统治下,诞生了世界上第一批学校和最早的成文法典。在亚述国王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之前,汉谟拉比身后千年间的伟大统治者中无一能望其项背,前者在亚述王国北部靠近今摩苏尔市(Mosul)的地方修建了宏伟的尼尼微(Nineveh)图书馆。
伊拉克自治的式微始于基督诞生前数百年,这也开启了长达2000多年的几乎从不间断的外族占领的历史;波斯人、希腊人、蒙古人、土耳其人以及1917年至1921年间的英国人都对其进行过或长或短的统治,此后,作为现代国家的伊拉克才宣告诞生。750年至1258年的阿拔斯帝国(Abbāsid Empire)当然不应算作侵占伊拉克的政权。然而,哈里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仅仅充当着外族王朝的傀儡,特别是10世纪的(波斯)白益王朝(Dynasty of Buyid)和11世纪的(土耳其)塞尔柱王朝(Dynasty of Seljuk)。
公元前333年,亚历山大大帝灭亡波斯,波斯人对美索不达米亚这片土地的最初统治也就此告终。亚历山大大帝的崩逝预示着马其顿大帝国即将在他的将军手中分崩离析:托勒密继承了亚历山大对埃及的统治,塞琉古(Seleucus)统治亚洲,在叙利亚西北部新建了首都安条克(Antioch)。在古希腊科学知识后来传入阿拉伯世界的过程中,安条克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公元7世纪初伊斯兰教出现之前,我们现在称为中东的地区分属于波斯帝国和拜占庭帝国统治。但伴随着来自阿拉伯半岛的新宗教的传播,一个强大的帝国崛起,随之而来的还有繁盛的文明和辉煌灿烂的黄金时代。
若依照时间顺序描绘该地区乃至伊拉克自身的历史画卷,这项任务于我而言实在过于宏大。尽管如此,我仍然想完成一项雄心勃勃的任务,即希望通过本书与读者诸君分享一段非凡有趣的故事。那是一个伟大天才辈出的时代,是他们拓展了人类知识的边界,这些知识又形塑了今天的各大文明。
我曾一度十分渴望把这个故事讲给更多的读者听,然而直到现在才着手此事,是因为我相信,现在来探讨西方文化和科学思想在多大程度上受惠于千年前的阿拉伯、波斯、伊斯兰教、基督教和犹太教的思想家以及科学家的成果恰逢其时,也更能引起人们的共鸣。照科学史的通俗表述,一般都会认为从古希腊到欧洲文艺复兴的这段历史时期里似乎并未出现什么重大科学进展。进而,我们往往听人们推断说,西欧和世界各地在黑暗时代(Dark Ages)衰落了千年之久。
实际上,在长达700多年的时间里,科学的国际通用语言乃阿拉伯语。因其是伊斯兰教的圣书《古兰经》使用的语言,因而也是庞大的伊斯兰帝国的官方语言。至公元8世纪初,伊斯兰帝国的版图从印度一直延伸到了西班牙。
首先得强调,我并非旨在描绘全球科学发展史。我很清楚,世界其他地方也取得过丰富多样的科学成就,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围绕这两大文明展开的相关著述繁多当然,有待书写的历史还很多,但这并非我要讲的故事。
近来,我与英国广播公司(BBC)录制了一档电视系列节目《科学与伊斯兰世界》(Science and Islam),我由此得以探索这一主题,并获得了大量帮助。但与电视节目不同,我在本书中更为深入地探讨了科学和它的社会、政治、历史影响以及隐含的影响。自然,我在录制电视节目期间曾广泛游历伊斯兰世界,这对我有两方面的用处。首先,四处游历的好处之一是它以某种方式将这个主题活生生地呈现在我面前,这是我皓首穷经都无法感知到的。其次,广泛游历使我有机会与许多背景广泛的学者和历史学家当面切磋学问。我希望本书也能公正地对待他们的研究成果。
有人自然会疑心,长于伊拉克的我会过于乐观地看待伊斯兰世界,就像有偏见的党派人士一样,旨在展现伊斯兰教是一个美好而开明的宗教。然而,作为一名无神论者,我对伊斯兰教的兴趣集中在文化而非灵性的层面。因此,如果我的笔下呈现出了一个不掺杂当今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误解和误释的伊斯兰教,因而恰好呈现出了作为信仰体系的伊斯兰教积极的一面,那就让我顺其自然地讲下去吧。
毫无疑问,伊斯兰教一词很轻易地就能唤起当今世界许多非穆斯林对伊斯兰社会的消极、刻板的印象,认为其与西方世俗、理性、宽容和开明的社会形成了对照。这种偷懒的想法让人很难承认,千年之前双方扮演的角色正好相反。想想十字军东征:当时哪一方更为开明、文明,更能称得上是好人?即便那些多少对伊斯兰世界的科学贡献有些了解的西方人往往也认为,这只是炒了古希腊科学和哲学的冷饭,只不过稍稍添加了一点儿独创性,就像是往菜肴里撒点东方香料来提升口感罢了。紧接着,刚从14、15世纪文艺复兴中苏醒过来的欧洲,便满怀感激之情,热切地重申他们是古希腊文明的继承人。
我将思考并着手处理科学史家长期关注的许多问题。例如,阿拉伯人实际上有多了解科学?波斯语化、古希腊哲学和古印度数学对科学的贡献又有几分?科学研究是如何在特定统治者的襄助下繁盛起来的,其原因又为何?而最有趣的问题则可能是,这个黄金时代为何结束,又结束于何时?
身为一名虔诚的科学工作者和人文学者,我认为所谓的科学方法和人类从理性科学中获取的知识,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观看世界的一种方式。建立在理性之上的进步显然是件好事;知识和启蒙总是好过无知。生活在伊拉克的时候,我在学校知道了伊本西拿(Ibn Sīna,即阿维森纳)、肯迪(al-Kindi)和伊本海赛姆(Ibn al-Haytham,海桑)这样伟大的思想家,他们并非遥远的历史人物,而是我在知识上的先祖。西方很多人听说过波斯学者伊本西拿,但还有很多已被遗忘的伟大名字。即便在伊拉克,我也只是在历史课而非科学课上与这些人物邂逅,这是因为今天的伊斯兰世界的科学教育遵循着西方的叙述方式。欧洲的小孩被教导说哥白尼、伽利略和开普勒是天文学之父,在他们之前则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人物,这并不令人奇怪,然而着实令人失望的是,伊斯兰世界的孩子也被教导同样的内容。即便如此,难道他们就不曾注意到夜空中肉眼可见的星星绝大多数都有一个阿拉伯名字吗?例如,组成大熊座(Ursa Major)或北斗七星(Big Dipper)的7颗主星中有5颗的名字来自阿拉伯语:天枢星(Dubhe)、天权星(Megrez)、玉衡星(Alioth)、开阳星(Mizar)和摇光星(Alkaid)。
无论就其字面意思而言还是从隐喻的角度讲,本书关注的科学家的确都是寻路者。本书的书名取自有关14世纪学者伊本赫勒敦(Ibn Khaldūn)的一段语录,但它实则适用于我所谈及的所有人及其成就,因为他们在推动人类知识进步方面做出了新的突破,开辟了新的天地,但他们中的多数已被世人遗忘。
科学的传播,特别是数学和天文学(历史学家称为精确科学)的传播,是不同文明之间建立联系的最有效方式,而人类思想的其他方面如宗教和哲学则传播得较慢,它们只会缓慢地渗入特定的文化中并对其产生影响。但精确科学的研究成果要以书面形式呈现,因此它们能告诉我们有关那个时代的大量情形。尽管我试图拼凑出一幅完整的阿拉伯科学图景,这个想法与史家别无二致,但我还是应该强调,我的主要兴趣在于科学本身的起源和发展。因此之故,我并不真正关心本书讨论的科学究竟是由古希腊人、基督徒、穆斯林还是犹太人发展起来的这个问题。尽管我会拿出一章的篇幅研究伊斯兰帝国如何承继了古希腊等文明的科学知识,但我还是希望在自然科学、医学、哲学和数学等领域就这些观点本身进行讨论。自然科学、医学、哲学和数学都是在中世纪的伊斯兰世界发展成熟的。
对于一个更为熟悉原子核内部运行情况的理论物理学家来说,这是一场令人愉悦而又振奋的旅程。因此,我特别乐意翻检前人所忽视或认为不宜广为传布之遗珠。
本书写作历时3年,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学海的陡峰上攀登,感到无比愉悦,获得了巨大的享受。我的研究和学习得到很多人的大量帮助:一些人是阿拉伯科学这个主题的专家,另一些人则提供了深刻的意见和有益的建议。他们每个人都对本书有所贡献,并帮助我把它变成了引以为傲的作品。首先,我要感谢妻子朱莉一直以来的鼓励和陪伴。我也对我的经纪人帕特里克沃尔什(Patrick Walsh)和企鹅出版社的责任编辑威尔古德拉德(Will Goodlad)感激不尽,他们都和我一样对我写作的主题充满热情,并帮助我将一开始笨拙、不自信和拿捏不定的草稿打磨成更有保证的最终产品,但愿它既准确又可读。我还要感谢阿菲菲阿克提(Afifi al-Akiti)、阿里阿扎维(Ali al-Azzawi)、内德比兹里(Nader al-Bizri)、萨尼姆哈桑尼(Salim al-Hassani)、法雷西哈利利(Faris Al-Khalili)、萨利玛阿梅尔(Salima Amer)、阿穆德布乔诺斯(Amund Bjrns)、德里克博尔顿(Derek Bolton)、保罗布拉特曼(Paul Braterman)、安娜克罗夫特(Anna Croft)、米斯巴赫迪恩(Misbah Deen)、奥卡沙艾尔戴利(Okasha El Daly)、凯瑟琳卡哈普(Kathryn Harkup)、伊赫桑马苏德(Ehsan Masood)、彼得伯曼(Peter Pormann)、乔治萨利巴(George Saliba)、穆罕默德山杜克(Mohammed Sanduk)、西蒙谢弗(Simon Schaffer)、安德里亚萨拉(Andrea Sella)、保罗森(Paul Sen)、卡里姆萨尔(Karim Shah)、阿德尔谢里夫(Adel Sharif)、伊恩斯图尔特(Ian Stewart)、里姆图尔克马尼(Rim Turkmani)、蒂姆厄斯本(Tim Usborne)和博纳多沃尔夫(Bernardo Wolf)等人。感谢以上所有人。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19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