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排行榜分類閱讀雜誌音碟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20年11月出版新書

2020年10月出版新書

2020年09月出版新書

2020年08月出版新書

2020年07月出版新書

2020年06月出版新書

2020年05月出版新書

2020年04月出版新書

2020年03月出版新書

2020年02月出版新書

2020年01月出版新書

2019年12月出版新書

2019年11月出版新書

2019年10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西西里史:从希腊人到黑手党

書城自編碼: 3335500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歷史世界史
作 者: [英国]约翰·朱利叶斯·诺里奇
國際書號(ISBN): 9787544776158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9-04-1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精装

售價:NT$ 562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华为时间管理法(第四版)
《 华为时间管理法(第四版) 》

售價:NT$ 358.0
一本不正经的科学(新版):一本在爆笑中“涨姿势”的奇葩科普书
《 一本不正经的科学(新版):一本在爆笑中“涨姿势”的奇葩科普书 》

售價:NT$ 219.0
交谈的要素:揭开交谈背后的惊人奥秘,彻底改变我们对交谈的认知与理解
《 交谈的要素:揭开交谈背后的惊人奥秘,彻底改变我们对交谈的认知与理解 》

售價:NT$ 385.0
经纬度丛书·世界史就是一部货币史:剖析帝国背后惊心动魄的货币战争隐情
《 经纬度丛书·世界史就是一部货币史:剖析帝国背后惊心动魄的货币战争隐情 》

售價:NT$ 429.0
进程
《 进程 》

售價:NT$ 274.0
中国民俗艺术汉族卷(英文版)(2019年国家出版基金项目)
《 中国民俗艺术汉族卷(英文版)(2019年国家出版基金项目) 》

售價:NT$ 6589.0
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
《 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 》

售價:NT$ 429.0
数字化颠覆
《 数字化颠覆 》

售價:NT$ 329.0

建議一齊購買:

+

NT$ 545
《 晚清三国:1904-1905(精装) 》
+

NT$ 380
《 公正何以难行:阻碍正义的心理之源 》
+

NT$ 384
《 大脑的故事 》
+

NT$ 374
《 美国陷阱 》
+

NT$ 418
《 剑桥加拿大史 》
+

NT$ 649
《 汗青堂丛书024·棉花帝国:一部资本主义全球史 》
編輯推薦:
西西里,不仅意味着阳光、度假与黑手党。这座岛屿二十五个世纪以来一直是欧洲各路豪强的必争之地。本书用生动又悲悯的语言,讲述了西西里悲伤但从未屈服的历史。
內容簡介:
歌德说:“西西里是万物的关键。”西西里是地中海*的岛屿,是欧洲和非洲之间的踏脚石、东方和西方之间的大门。它兼要塞、信息交换所和瞭望哨于一体。数千年来,西西里的战略位置吸引了各种文化、各个民族在这座岛屿上碰撞摩擦:希腊人、罗马人、拜占庭人、阿拉伯人、诺曼人、西班牙人……西西里从属于所有这些势力,却未曾真正成为它们当中任何一个的一部分。 读懂西西里才能理解地中海世界的纷繁局势。从希腊的城邦到中世纪的多元文化贸易中心,从意大利统一运动到黑手党的崛起,诺里奇用他的灵巧与幽默,讲述出西西里漫长、忧伤但引人入胜的故事与历史。
關於作者:
约翰?朱利叶斯?诺里奇(John Julius Norwich,1929—2018),英国历史作家、电视节目主持人,曾在英国外交部任职。著作有《诺曼人在西西里》《撒哈拉》《英格兰南部建筑》《威尼斯史》《拜占庭史》等。他创作并主持过约三十部历史题材的电视纪录片。诺里奇勋爵曾任“拯救威尼斯”基金会主席、世界纪念性建筑基金会主席、国家名胜古迹信托机构执行委员会成员。他还是英国皇家文学学会、皇家地理学会和文物研究学会成员,获得过意大利共和国功勋勋章与英国皇家维多利亚勋章。
目錄
译序西西里君主谱系前言地图引言1 希腊人2 迦太基人3 罗马人、蛮族、拜占庭人、阿拉伯人4 诺曼人5 王国的终结6 世界奇观7 晚祷8 西班牙主宰西西里9 海盗与革命10 波旁王朝驾到11 拿破仑、纳尔逊和汉密尔顿夫妇12 约瑟夫和若阿尚13 缪拉王朝的覆灭14 烧炭党与1848年革命15 意大利统一运动16 黑手党与墨索里尼17 第二次世界大战尾声鸣谢参考文献译名对照表
內容試閱
半个多世纪前,差不多出于偶然,我与西西里结缘。1961年6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 ,此时我碰巧在英国外交部的中东部门工作。伊拉克入侵导致了一场危机;英国出兵干预,结果就是我直到10月中旬才能休假。因此,如果我和妻子想要享受阳光或温暖的话,就得深入南方;出于这个原因,而且是仅仅出于这个原因,我们选择了西西里。这对我俩都是第一次,我们都对这个岛屿一无所知。我们开车到达那不勒斯,然后带车上了夜渡船,前往巴勒莫。凌晨我们经过斯特龙博利岛 的时候相当兴奋,它每隔半分钟左右就会放射出一种鲜艳的光亮,活像一个抽着巨大雪茄的食人妖;几个小时之后,在清晨的阳光下,我们驶入了“金贝壳”平原,巴勒莫城就坐落于此处。我还记得,除了周围环境的美丽,我立刻被气氛的转变所触动。墨西拿海峡宽仅几英里,西西里岛从政治上来说也是意大利的一部分,但出于某种原因,我感觉来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们尽可能全面地探索了这个世界。我们不可能看到它的每个角落(这座岛的面积差不多正好1万平方英里,而且大部分路还没铺好),但我们尽力而为。我觉得,使我最刻骨铭心的不只是我们所见事物的品质,还有它们非凡的多样性:古希腊,接下来是罗马、拜占庭、阿拉伯,最后是巴洛克风格;不过我最为之倾心的是诺曼人。我记得H.A.L. 费希尔的《欧洲史》,其中对诺曼人一笔带过。但我对等待我的那些奇观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稍举两个例子,巴勒莫的帕拉提那礼拜堂,它的平面布局是拉丁式的,墙壁镶着炫目的拜占庭马赛克;屋顶则全然是阿拉伯式的,它的钟乳石状的木质天花板,放到任何清真寺都能令人引以为豪;还有更精彩的,就是位于切法卢 的12世纪的全能之主基督的巨大马赛克镶嵌画,它是据我所知全球最伟大的基督教宣传艺术品。我看过这些诺曼遗迹之后,就无法将它们从脑海里驱走。回伦敦之后,我直奔伦敦图书馆。我十分吃惊地发现,几乎没有什么相关的英文资料;不过,我倒是找到了一部两卷本著作,题为《意大利与西西里的诺曼统治史》,于1907年在巴黎出版,作者是斐迪南?夏朗东先生,他自称为古文书档案学家。夏朗东先生以一种超凡的细致精神完成他的工作。他研究了所有的史料,查阅了无数的修道院藏书,还提供了脚注、参考书目,甚至还有一部索引,这在当年的法文书里的确是很难得的。他唯一没有做到的,就是在他的工作中找到任何意义。在这大约六百页中,一个史实紧跟着另一个史实;他从来没给出任何一个暗示,让人觉得他找到了任何美丽的、令人吃惊的或者值得一记的东西。结果就是,这两卷书极其枯燥乏味。不过从另一方面看,他几乎做了所有的准备工作。我需要做的,只是让它变得有趣易读而已。但这仍然是个挑战,而且,正如我立刻意识到的,是一件需要全身心投入的工作。没有什么其他选择,我只能从外交部辞职,认真捡起笔杆子。自那之后我再也没有真正把它丢下。不过,我写的那两部关于诺曼人的书给我提供了最初的开始。当我在写这两部书的时候,常有人问我,它们的主题是什么;我总共只遇到过一次,对方对我所说的东西有所了解,而五十年后我还在问自己同一个问题:为什么这样一个白手起家的故事,主角还是那些1066年如此迅速征服英格兰的诺曼人的兄弟和亲戚,在英格兰仍然如此鲜为人知?如今,既然有这么多人去西西里度假,情况大概比之前有很大的改善;但大部分旅客更喜欢拍照而不是听他们的导游讲解,所以我没法太确定。我在写第一部书《南方诺曼人》(它后来在1967年出版)的时候,我应邀为BBC做一部关于这个主题的纪录片。今天我们会觉得难以置信:这部纪录片是黑白的。但它的确是,而且虽然不尽如人意,但作为首次尝试或许并不算差。我们遇到了不少困难。负责帕拉提那礼拜堂的那位年迈神父,波蒂诺大人,决心在每一件事上都阻挠我们。首先,他拒绝让我们使用任何照明措施,理由是灯光会让固定马赛克的灰泥融化。我们反驳说,我们只需要大概三十秒的时间,在灰泥可能受到任何影响之前灯早就关掉了。然后,他看了看我们的三脚架。不,不,在礼拜堂里不能用三脚架,它们可能会划坏地板。我们强忍着没有提每天走进来的数百双细高跟鞋,而是给他展示了一种名为撑架的设备,三脚架的腿可以固定在上面,这样接触地面的就只有平滑的表面了。波蒂诺大人不以为然,继续大摇其头;从来不肯说一句抱歉,也不肯展示最细微的笑容。到了这时,我们那位说得一口流利意大利语的导演大为光火。“这位先生,”他一边指着我一边说,这让我感到十分窘迫,“是一位子爵。因此他在上议院有一席之地。他回到伦敦之后,他会向上议院报告自己遭到了什么样的对待。”波蒂诺大人怜悯地看着他。“Io sono marchese,”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他大获全胜;我们知道自己输了。波蒂诺大人是我认识的唯一位真正不讨人喜欢的西西里人。但在我看来,在这个岛上,没有一个地方能见识到意大利大陆那样无拘无束的快活。而且还有一件事一见便能注意到,在农村尤甚:那就是女人奇怪的缺席。她们鲜少在咖啡馆里露面;这些地方完全被男人主宰,他们在打牌的时候把每张牌使劲掼在桌上,仿佛它是决定他们性命的黑桃A。很少能听到笑声。我有时会想,这会不会部分是由西西里的伊斯兰往昔所决定的,但有许多其他因素值得考虑:数个世纪的贫困潦倒、无休无止的异族征服以及征服者常有的残忍,更不用说自然灾害——地震、瘟疫,甚至火山爆发。就算在岛屿的西部,埃特纳火山也永远不会显得遥远。写这部历史比我预期得要困难。首先,我很惊讶地,还有些愕然地意识到我多么无知。在几次作为旅游讲解员访问西西里岛之后,我和该岛的大部分地方都有了点头之交;但我对西西里岛的实际了解没有我以为的那么多。毕竟,讲解员只能对事情的表面蜻蜓点水,他们并没有时间做别的。而且,除了11世纪和12世纪诺曼人那悲剧性的短暂历史,我真是面临着棘手的难题:我需要阅读汗牛充栋的书籍。我还要面临另一个问题:自中世纪以来,西西里一直都属于外邦人。自从1282年的西西里晚祷战争之后,它就成了西班牙的殖民地,然后在接下来的差不多4个世纪,基本上什么也没发生。治理西西里的副王来了又去,领主压榨农民,但重要事件如此之少,以至于无法完成一个详细的编年体记事。就连摩西?芬利和丹尼斯?麦克?史密斯的长达三卷的历史著作也只用了一百多页来记载这段时期;在本书里,两章就绰绰有余了。在18世纪,《乌得勒支条约》之后,西西里局势有相当的好转。先是在皮埃蒙特的统治之下过了七年,又被奥地利统治了十四年,然后西班牙人回来了。不过这次是西班牙的波旁家族,他们随着时间流逝会越来越意大利化,很快开始憎恶他们在马德里的亲戚。不过,西西里再一次沦为一个行省,聚光灯不可避免地转移到那不勒斯。在接下来的一百三十年里,聚光灯大部分时间都停留在那不勒斯。我们自然要追随它到那里:那不勒斯国王同时也是西西里国王,而纳尔逊和汉密尔顿夫妇之间那永远令人着迷的故事(无论如何不能省略)从一个王国开始,在另一个王国结束。在拿破仑战争期间,波旁王朝短暂地被拿破仑皇帝的妹夫,略为滑稽的若阿基姆?缪拉取代;波旁王朝随后回来了,又延续了半个世纪,之后意大利统一,波旁王朝被永久废黜。西西里的历史,正如我反复提到的一样,是悲伤的,因为西西里是一个悲伤的岛。我觉得,大部分只是前来游玩一两周的游客不会注意到这点。阳光明媚,海水湛蓝得难以置信,历史遗迹则会让人目眩神迷、惊叹不已。如果这些游客足够明智,前去切法卢的话,他们会和世界上最具震撼力的艺术品之一面对面 。但悲伤确确实实在那里,每一个西西里人都知道这点。本书的目标之一,便是尝试分析西西里如此悲伤的缘由。如果本书的尝试失败,那是因为这些缘由是如此繁多,大概还因为我不是西西里人,而对外地人来说这座迷人的岛永远会是一个谜团。今天是我的八十五岁生日,我很有可能再也无法重返西西里了。因此,这部书是一封告别辞。这座岛屿或许悲伤,但它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还提供了我文学生涯的开始(以及很有可能还有结束)。下面的文字确实不足胜任;但它们写就之时,蕴含了至深的感激和爱。约翰?朱利叶斯?诺里奇2014年9月于伦敦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20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