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英文書月讀會員書架精選排行榜分類閱讀雜誌音碟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18年08月出版新書

2018年07月出版新書

2018年06月出版新書

2018年05月出版新書

2018年04月出版新書

2018年03月出版新書

2018年02月出版新書

2018年01月出版新書

2017年12月出版新書

2017年11月出版新書

2017年10月出版新書

2017年09月出版新書

本頁面簡體字版,由Google翻譯

本頁面繁体字版,由Google翻譯

『簡體書』人生不再重来

書城自編碼: 3188816
分類: 圖書→大陸圖書→小說→中国近现代小说
作者: 迈克尔·墨菲[Michael Murphy]
國際書號(ISBN): 9787514221961
出版社: 文化发展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07-1
版次: 第一版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227

我要買

share:

驚喜:單張訂單滿NT$1000全台灣免運費!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掃QRCode手機瀏覽
或傳送本網頁:




新書推薦:
兵典(共4册)(精)/四库全书选刊
《 兵典(共4册)(精)/四库全书选刊 》

售價:NT$ 10600
中国海洋鱼类(上中下)(精)
《 中国海洋鱼类(上中下)(精) 》

售價:NT$ 3699
山海经(皮面精装16开全套4册)原文注释译文/疑难字注音 时代出版社
《 山海经(皮面精装16开全套4册)原文注释译文/疑难字注音 时代出版社 》

售價:NT$ 984
藏籍译典丛书 安多政教史(套装共2册)
《 藏籍译典丛书 安多政教史(套装共2册) 》

售價:NT$ 890
百年佛缘(套装共9册)
《 百年佛缘(套装共9册) 》

售價:NT$ 4558
微创面部整容手术图谱 脂肪移植与面部年轻化
《 微创面部整容手术图谱 脂肪移植与面部年轻化 》

售價:NT$ 519
佛珠收藏与鉴赏
《 佛珠收藏与鉴赏 》

售價:NT$ 360
巴菲特给散户的9个忠告:照股神说的做, 你不再是股市中任人收割的韭菜
《 巴菲特给散户的9个忠告:照股神说的做, 你不再是股市中任人收割的韭菜 》

售價:NT$ 142

編輯推薦:
★百万读者感动落泪,口碑推荐,媲美《摆渡人》《一个人的朝圣》的温情大作!亚马逊五星好书!跃居美国GOODREADS网站超高评分书单!引发无数人强烈共鸣。
★当我们再次面对爱与死亡,是否还能像从前一样义无反顾。
★妻子的离世让60岁的老教授艾灵顿伤心欲绝,他计划横跨千里来到当初与妻子相遇的地方,和她做真正的告别。一场重启生命的冒险旅程,一段发现自我的心灵记忆,缓缓拉开
★感谢你们陪伴,让我一生不虚此行。
內容簡介:
60岁的大学教授艾灵顿因难以走出妻子离世的悲伤而罹患心碎综合征。为实现妻子生前愿望,艾灵顿决定重现一场四十多年前的与妻子初遇时的旅行。他带上年少时一起同行的伙伴,一个是浑浑噩噩的退役老兵,一个是丧失记忆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本想偷偷进行的旅程,不料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从他们出发的那一刻起,这场回溯生命,回归内心的冒险就正式宣告开启,一路的坎坷、争执、谅解与包容,使得每一个参与者和旁观者的人生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改变。
一场关于生命的告别仪式,一段自我发现的冒险之旅。人生不会重来,但生命可以重新发光。
關於作者:
迈克尔墨菲(Michael Murphy)
美国作家,已出版多部长篇小说,现长期居住于亚利桑那州,代表作有《人生不再重来》《洋基俱乐部》《大萧条》《黑暗中的翅膀》。
李昕恬
新锐译者,翻译代表作《沉默的告别》。
內容試閱
那一晚我喝了自己*的威士忌,那一晚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走进了书斋,宾州密尔顿曾经*火爆的酒馆,离我家只有两个街区。我爬上酒吧头上的凳子,虽然其他客人在一旁嬉笑吵闹,但我*不理会。我只是想喝杯酒,或许两杯。
我示意酒保:“威士忌加冰。”不要掺水。
时间改变了*,包括一个人*喜欢的酒吧。在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附近大学的学生和员工会到酒吧消遣,伴着古典摇滚,谈论着战争、水门事件、裁军与核武器。现在,我却要忍受着Lady Gaga。
酒保二十多岁,穿着硬挺的栗色长袖衬衫,黑色的马甲上钉着光亮的“书斋管理员”扣子。他把餐巾铺在我面前,打量着我:“艾灵顿教授?”
是我。教授—前教授—华特·菲茨杰拉德·艾灵顿。我的老朋友,在以前我还有朋友的时候,都叫我史帕奇[ 史帕奇:动画片《科学怪狗》中的消防犬。]。
他把酒放在我面前,显然想和我聊聊,但我压根儿没这想法。
“那些浑蛋迫使您离休后,您就没剪过头发。”
“没人强迫我。我去年退休,是打算空出时间写本*的美国小说。”
“小说进展如何?”
这个孩子如果不是离奇可笑,就是自作聪明。我举起酒杯,好像敬酒一般,接着吞下了一半酒,只字未提。
他拿着一块白手巾上下擦着吧台,好像每一下酒吧都会付钱似的。
“昨晚,那个没强迫你的伙计,校长沃菲尔德和他的同谋,也就是取代你的布莱克教授来过。他们坐在雅座上,布莱克看起来不太高兴。”
“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发过誓,再也不去想那两个自以为是、暗箭伤人的狗官。我的生活还得继续。我抿了口威士忌,好像很喜欢它的味道,酒保还在一旁唠叨着我的课—19世纪英国文学。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您的每堂课都像百老汇的戏剧一样,激情洋溢、情感热烈,要是再来点音乐,就*了。”
“很多人都这么说。”
其实之前,没人把我的课比成戏剧。他应该去学学调酒,我的文学课和密尔顿学院跟他现在的工作,可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边。
“鲍勃。”他晃着我的手,“鲍勃·温莎。”
一阵悠闲的打嗝声从我背后的赌桌上传来。一个粗鲁、腆着啤酒肚的男人大摇大摆地穿过酒吧。他看起来像是卡车司机,一边走,一边把一沓钞票塞进夹克口袋里。他手里拿着一个空啤酒罐,穿着一件油乎乎的绿色T恤,上面印着“跨洲运输”几个字。他那剃得光溜溜的头、穿着打扮,还有胖得像蟾蜍一样的身子让我想起了怪物史莱克,不过他少了点人家的风采。还好,他选了酒吧另一头的凳子。
我是来喝酒的,不是来评头论足的。不过,听到史莱克咒骂着温莎母亲服务不周时,我忍不住嘟囔着:“*毒不过人心。”
酒保轻声笑道:“威廉·华兹华斯。”
“我给你打了多少分?”
“B+。”
“应该是我错判了,温莎。你得A,当之无愧。”
喝完了酒,这个年轻人又给我倒了一杯。“史莱克”把酒壶推到他的面前,年轻人给他倒满了生啤,又把酒壶递给他。这个怪物喝了一大口酒,接着用手背擦了擦嘴。他一直盯着旁边桌上的两个女大学生。她们一个金发、一个红发,各自抿了口水果酒,酒杯上还插着两把小伞装饰。红发姑娘把樱桃梗放在嘴里,试着用舌头打结,盯着看的男人顺势对她打了个湿吻。
女孩们穿着牛仔、T恤,化着淡妆。她们丝毫不掩饰对这个醉汉的厌恶,就连我也看得出来她们来酒吧可不是为了寻找艳遇。醉汉的咕哝和姿态变得越来越放肆,女孩们除了厌恶,也变得警觉起来。金发女孩的脸涨得通红,红发女孩则用一只手挡住自己的眼睛。
这两个女孩让我想起了我女儿克洛上大学的时候。有时候,女孩们不过是想喝杯酒放松一下,压根儿不想搭理这种和猪一样的醉汉。我慢慢喝着酒,决定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执教三十多年里,我总能化解危机,大事化了,这次肯定也能行,即便退休了,这种调解能力还是在的。
这个醉汉体格虽然强壮,块头很大,但看起来不像是那种难缠的人。不过,直到走近了我才发现,他长了一脸痤疮,还少了两颗牙。虽然有点醉酒,我突然警觉了起来。醉汉不屑地打量了我一番。
“你他妈的有什么事儿?”
“没什么事儿。”
我试着分散他的注意力,好让两个女孩溜出去。
“你这个长毛老怪,回你洞里,该干吗干吗。”
人*怕的就是没教养。
“你看起来很眼熟,是不是上过我在密尔顿大学的课啊?”
“你是教授?好吧,爱管闲事的教授,我是在跟那两个婊子说话。”
附近桌上的人开始留意我们俩,酒吧的谈话声也渐渐停了。我知道金发女孩在盯着我,便朝着前门方向点了点头。
金发女孩搂着红发女孩的胳膊,冲我眨眨眼。红发女孩并没有动,她似乎对我和醉汉的对白更感兴趣。
我深吸了口气。或者,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用智慧战胜这个男人。也许是今晚的威士忌让我失去了判断力。
“首先,我不觉得年轻的女士乐意被人称为婊子。其次……”
醉汉一拳猛捣在我的脸上。我后退了几步,撞上了桌子,接着跌坐在一个空位上。酒保拿起电话,快速拨了一串号码。
我好不容易站稳脚,至少不能丢了自己的面子。我突然觉得,像我这样的60岁退休老教授,不该参与酒吧斗殴,更不应该和一个年轻的大块头发生冲突,但我意识到这点时,似乎为时已晚,我只能摇摇头,露出一个惨淡的微笑。
醉汉的前额青筋暴起:“老东西,你笑什么呢?”
我整理着自己视为珍宝的夹克,手指突然摸到了撕破的口袋。
“狗崽子,这夹克是艾米莉给我买的。”

醉汉放声大笑:“我不管艾米莉是谁,让她给你买件新的。”
“臭醉汉,艾米莉已经去世了!”
几个客人倒吸了口气,他们回到了之前下注的地方。整个酒吧真的安静得如图书馆一般,浮在耳边的只有凯蒂·派瑞的《我亲了一个女孩》。
醉汉发现两个女孩趁机溜走后,暴怒得像是*格斗锦标赛的选手一样。
“看看你干了什么,让人扫兴的老东西。”
醉汉又狠狠给了我一拳,我好像被驴踢了一脚,嘴唇磨破了,下巴也脱臼了。我向后退了几圈,撞到了一个高脚凳上,*气喘吁吁、头朝地倒在了地上,后脑勺也磕破了。
我只觉得一阵晕眩,什么也看不清,很不巧地把一口血吐在了醉汉的靴子上。
这个大块头怒喝了一声,抬起一只黑色皮靴踩在了我的肋骨上。
我的胃部一阵痉挛,我努力呼吸,想要深吸一口气。可悲的是,我只能像狗的牙胶玩具一样,发出尖锐的吱吱声。
“谁还敢笑?”
醉汉像疯子般嘟囔了一番,接着抓起我的夹克领,准备再给我一拳。
突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穿透了这片阴霾,传到了我嗡嗡作响的耳朵里。
醉汉随意把我丢下,我的头再次跌在了地上。他冲我吐了口痰,一团白色液体先是落在了我的脸上,接着又滑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努力抬起头。身边的*好像都在旋转,这样天旋地转的感觉我曾有过,那时正值艾米莉去世一周年,我灌了自己一整瓶酒。酒保让我坐下来,他的声音似乎是从天边传过来的。酒吧里的光线很暗,屋里朦胧的景象与模糊的声音仿佛一瞬间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终于清醒过来,恢复了视力与听觉。我躺在甲壳虫的后排座位上,和我挤在一起的还有睡袋和速食包装袋。
车里满是烟臭味,我忍不住*了几声。甲壳虫的后视镜上插着一面和平小旗,后窗上喷着“伍德斯托克还是狂欢!”几个大字。
我*的两个朋友坐在前排。巴克·贾米森穿着迷彩T恤,他有着发达的肱二头肌,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夹着万宝路,还不时冲着窗外卡车斗篷里的金发女郎挥手,并行的卡车上坐着两个抽大麻的女孩,她俩长得很像。
乔什·钱宁坐在副驾上,专心地研究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节目单,好像发现了下次登月的秘密计划一样。这个古怪却又极富天赋的音乐大师穿着蓝色的T恤。他也是我们三人草根乐队—巴克赤裸乐队的主唱。
头顶乌云密布,我们堵在路上,丝毫不见前进的迹象。但这场堵车是意义非凡的,当“欢迎来到纽约州蒙蒂塞洛”的绿色标志越来越近时,我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喜悦。下一站:纽约州伯特利镇。伍德斯托克音乐节!
我激动地搓着双手,上一次这么兴奋,还是6岁时父母带我去看乔治·李维在超市开幕式上的超人表演。
乔什指着一家小食品杂货店前窗“欢迎你们,嬉皮士”的标牌。巴克把车开进了拥挤的停车场,并排着停在一辆炫酷的大众旁,接着他伸出手:“伙计,给我来块面包。”
我们把钱拍到巴克手里,他把钱放进钱包中,拿上假身份证,就去市场里买啤酒和食物了。

我和乔什爬出车外,伸了伸腿脚。他从口袋里掏出零钱,向门外的公用电话里投了几枚硬币。
“你不会是给你妈打电话吧?”真应该整整他,我把手指头放进嘴里,舔了舔塞到了他的耳朵眼里。
乔什擦了擦耳朵,转过身拨号。再有两周,我们俩就会成为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大一新生,巧的是,我俩还住在同一间寝室里。当我们告诉他妈妈要自驾来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时候,她就开始唠叨个不停,说什么上帝会惩罚音乐节的参与者。
乔什等着他妈妈接电话,顺便扫了我一眼:“怎么?”
我白了他一眼。
乔什清了清嗓子:“是我,妈妈。”接下来的两分钟,他用手托着头,肯定是在听他妈关于邪恶音乐节的训诫。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朋友的耳朵饱受煎熬,便坐在了门另一边的长椅上。一群靓丽的女孩穿着热裤衬衣,从堵在路上的摩托车与汽车旁走过。
乔什又投了几枚硬币,听了一会儿后便用手遮住了听筒:“我受够了。”
我大笑道:“蠢货!”
“根本不是那样的,妈妈。音乐节安排得很有序,也很安全。”一个穿着热裤、粉色上衣的大学女生正好经过乔什,走路带起的风弄乱了乔什的头发。“真友好。”接着又是沉默,“不,妈妈,不会嗑药。”
巴克抱着一个纸袋回来了。“伙计们,货架基本都空了。”他像传球一样,把袋子扔给了我。
“啤酒没了?”我朝袋子里瞅了一眼,“西梅干。开什么玩笑,你把好东西都藏哪儿了?”
“傻瓜,就剩这点东西了,要不是我打晕了一个书呆子,连这包西梅干也没有。”
“真不该让块大无脑的人去干男人的活。”

“该死!”巴克靠着我坐在了长椅上,“西梅有营养,正适合你这种瘦子。”
“西梅让你脑子进屎了吧。”
巴克冲乔什点点头,乔什还在忙着说服自己的母亲,让她可以放心。“乔什那傻子怎么了?”
“他要疯了。”
巴克摇了摇头,接着看向了远处,甚至忽略了一旁靓丽的姑娘们。他虽没有考上大学,但政府对他有了特别的安排。毕业后的一个月,他收到了一封通知。
“新兵训练营”几个字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没事吧?”
巴克点了根烟,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靴子:“这应该是咱仨*一次自驾游了。”
“以后机会还多的是。”
其实,我们都知道,以后的历程都不会像现在这么无忧无虑了。接下来,生活就会发生转变。天真无邪会消失,随之而来的是越发沉重的责任。
“我没事。”他吐了口烟,接着冲乔什点了点头,“还是担心担心他吧。”
乔什看着我们,无奈地摆摆手:“妈妈,明天再给你打电话。我也爱你。”
乔什放下电话:“我为什么要给我妈打电话?真是自找麻烦。”
上了车,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自找麻烦这个问题,你要真想知道,我倒是愿意给你讲讲。”
拿着少得可怜的西梅,我们上了车,似乎连车也感受到了我们的鼓舞,轰隆了几声,接着就发动了起来。
乔什高兴地拍着手,顺便瞥了一眼袋子:“啤酒呢?!”
我们继续朝着标榜“三天的和平与音乐”的伍德斯托克前进。距离伯特利至少还有3公里,车就走不动了,公路*变成了停车场。车辆越来越多,巴克熄了火,看着我:“怎么办?”
基本上所有人都下了车,望着音乐节的方向。我倒是想走走路:“咱们走过去吧。”
巴克并不想弃车离去。他边看地图边说:“你在开玩笑吧?还有4公里的路。”
“看什么地图。”乔什从巴克那儿夺过地图,扔到了窗外。
巴克挂上空挡,我和乔什则爬出来,把车推到一旁,拿上东西,跟着大部队一起向西朝着音乐节的方向前行。
一天前,我们驶离了宾州密尔顿,离开了安全的家,踏上了满怀期待的旅程。我们三个高中毕业生,从高二开始就成了好朋友,好不容易才攒足了音乐节的票钱—18美元。带着口袋里剩下的几块钱,一套换洗衣物和睡袋,我们不仅仅是为音乐而来,更是为了庆祝自己的独立而来。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伴着8月的闷热潮湿,我们步行走了一千多里路。到了伯特利,当地人站在草地上,看着一群打扮得稀奇古怪的人从他们面前走过。当地人挥着手,大声和我们打着招呼。一个女人还为我们无偿提供冰镇柠檬水。
喝了冰水,整个人顿时充满了活力,所有人一鼓作气,继续前行。距离音乐节越来越近,道路两旁的树荫下都搭上了帐篷。到了音乐节场地,扩音喇叭在牧场里轰鸣。我们从推倒的栅栏上走过去。根本没人检票。
巴克把票撕成了碎片:“早知道就用票钱买大麻了。”
我们跟着大部队,伴随着摇滚乐往前走着,*停在了小山顶上。一个巨大的露天剧场上搭着一个大木头台子,台上遮着一块雨篷。我静静地站着,敬畏地看着眼前的人头攒动。我多么希望时光就停在这一刻,“太棒了!”
“是啊!”巴克背着睡袋,嗅着浓重的空气,“迎接三天的和平、激情与美女吧!”
一个我不认识的歌手在台上唱着歌,不断地重唱着“自由”。“那谁啊?”
“里奇·海因斯。”乔什看着节目表说道,“不过现在不该他上台啊?”
我们身后还跟着一群人,只能先下山找个地方放睡袋。我在扩音器附近找寻着位置,就在一瞬间,我僵住了,因为我看到了自己所见过的*的女孩。那一刻,我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她穿着紧身棉衫、白色短裤,皮肤白皙,身材高挑,脚上穿着一双皮凉鞋。站在她身旁的是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嬉皮女孩,留着一头黑色短发,戴着一副彩色眼镜。皮肤白皙的女孩的头上扎了朵花。
“嘿,伙计们,那儿怎么样?”我指了指人群中的一条缝隙,接着穿过人群走了过去。我把包扔到地上,离我的梦中情人和她的嬉皮朋友不过20米。
乔什把东西放在了一旁,我则忙着看那个身材高挑的女孩。
巴克把包扔在地上,顺着我的视线看去:“金发妞儿是我的。”
“凭什么?”
“谁让我下周就要去军营了?”
见鬼的巴克,这里有这么多姑娘,他高中就是个花花公子,现在竟然看上了我的梦中女孩。我瞪着巴克:“她不是块肉。”
“谁不是块肉?”耳边传来了我女儿的声音。  金发女孩与里奇·海因斯从我的脑海中逝去。几年来,我从未梦到过伍德斯托克,我一直努力让自己忘记与艾米莉*次碰面的时刻。我叹了声气。
“你没事吧,爸爸?”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光线昏暗的医院里,身后还连着一台心脏监控仪。帘子另一边的病人*了几声,一听就知道是个烟鬼。我穿着一件带花的病号服,这里应该是急诊室。
随着伍德斯托克的梦消失,我的心脏一阵绞痛,痛意让我想起了酒吧发生的意外,胸口刺痛的位置正是那个醉汉脚踩的地方。"
.....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17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